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欧阳修与苏舜钦:同朝为官,庆历新政共进退
(2020-4-8 21:41:00) 来源:

陈和平

      欧阳修1007年生于绵州,第二年即1008年苏舜钦生在东京开封。但苏舜钦自称祖居地为绵州,祖父苏易简生长于绵州盐泉县。因此,出生地为绵州的欧阳修,祖居地为绵州的苏舜钦,都是绵阳的历史文化名人。他们在几十年的政治,文学,艺术,生活中的交往,对当时北宋政坛文坛艺坛产生了重大影响。他们以其光辉的人生和巨大的贡献,不但照亮了绵州这片故土,也辉映了北宋中期的文坛和政坛,至今仍然在产生深远影响。
      苏舜钦比欧阳修小一岁,但入仕却比欧阳修顺利。因他出身官宦人家。祖父苏易简是皇帝钦点的状元,官至参知政事,深得宋太宗喜爱信任。他的父亲苏耆赐进士出身,先后任陕西转运使,兵部员外郎,加直集贤院,工部郎中。他刚22岁就因父亲官职得以补太庙斋郎,河南荥阳县尉。但苏舜钦不愿无功受禄,又凭真本事去参加景祐元年(1034)的科举,中进士后去安徽蒙城和河南长垣当县令。次年(1035)3月,苏舜钦因父丧返京。他在《上三司副使段公书》中说“命宰以蒙(城)才两月,以家艰离官下???路经开封谒欧阳修。”《和韩三谒欧阳九之作》诗中也写到:“韩子我所佳,招我勤有谓。城南访永叔,共可豁蒙蔽。”韩三即韩绛,是他的好友。永叔和欧阳九即欧阳修。他与欧阳修神交已久,此次拜谒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自此两人结成莫逆之交。
      欧阳修四岁丧父,随叔父在湖北随州长大,家贫无资,母亲郑氏以荻画地教他认字。好在他天资聪明,勤奋学习。但北宋天圣元年(1023)和天圣四年,欧阳修两次参加科考都落榜了。天圣七年他22岁,恩师胥偃保举,就读于开封府国子监。同年秋天,参加国子监考试获第一名。之后参加国子学广文馆考试,再获第一名。 次年参加礼部省试,又获第一名。连中监元,解元和省元,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欧阳修自己也觉得,在接下来的皇帝殿试中也会中状元,因此他专门去做了套新衣服,准备中状元以后穿。
      天圣八年(1030)宋仁宗在崇政殿主持殿试。考试前夜,他在广文馆的同学,年仅19岁的王拱辰突然穿上欧阳修的新衣服,并向大家炫耀说“我穿上状元袍了”。殿试之后,果然是王拱辰高中状元,而欧阳修被钦点第14名,位列二甲进士及第。当时流行“榜下择婿”的风俗,朝廷大员都喜欢在新科进士中挑选女婿,欧阳修被恩师胥偃选作女婿。授任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充任西京洛阳留守推官。
      4年后的景祐元年,26岁的苏舜钦辞官后考取进士,再度入仕。景祐二年(1035)3月,他刚刚奔父丧回到开封,他的原配夫人郑氏也因病去世。连失两位至亲,他只好留京守丧。景祐四年守丧期满,苏舜钦仍留京候职,被宰相杜衍选中为乘龙快婿。
      欧阳修和苏舜钦都充满着济世救民,忠君爱国的满腔热情,甚至敢于犯颜直谏,不怕得罪皇上高官。苏舜钦22岁时,京城的玉清宫被大火烧毁,仁宗想把这个真宗和刘太后最喜欢的宫殿再重新修起来。仅是低级官员的苏舜钦,居然跑到登闻鼓院击鼓上书,他在《火疏》中说:玉清宫被毁是天降灾祸,要圣上幡然醒悟,“陛下当降服减膳,避正寝,责躬罪己,下哀痛之诏,罢非业之作,拯失职之民,在辅弼无裨国体者去之,居左右窃弄威权者去之。”他不但批评仁宗,还把攻击的矛头直指临朝称制如日中天的刘太后。好在仁宗和太后刘娥都比较开明,对知识分子还很宽容,才没有砍掉他的脑壳。
      欧阳修更是一个治国理政的栋梁之才。但是与苏舜钦比起来,欧阳修更讲究策略和建言献策的方式方法,力争达到最佳效果。说白了,就是政治智慧和处事情商高。这也是欧阳修三起三落之后,还能够官至参知政事,当刑部尚书和兵部尚书,贡献巨大的原因。
      欧阳修在28岁时返京任馆阁校勘,参与编修《崇文总目》。当时与西夏辽国边争不断,国内贫富悬殊,社会矛盾加剧。欧阳修并不局限于闭门修书,而是积极参与朝政的治理和改革。景祐三年(1036),时任天章阁待制,权知开封府的范仲淹,连上《百官图》《帝王好尚论》《选贤任能论》《推诿论》等六道谏书,直斥朝政时弊,批评仁宗治理不力,宰相吕夷简昏庸无能。气得仁宗下诏,严令百官不得越职言事,否则惩戒。
      还在开封守丧的苏舜钦却不怕惹祸,他直接上仁宗《乞纳谏书》,开头就给皇帝上课:“治平之君,使危亡祸乱之言不离于耳,则天下庶可久安。历观前代圣神之君,好闻乎谠议,贤明之辅,不壅乎下情。”还用“武帝听三老之议而江充以族,肉刑古法,江充近臣女子老人,愚耄疎隔之至也”来教训仁宗:你禁止百官参政是女人老人愚蠢之人的昏庸之举。这一方面体现了苏舜钦以家国为重,肝胆相照,忠于职守,不怕得罪任何人。但另一方面,这么偏激的语言,仁宗尽管是一代明君,也难忍受,这为他被贬官留下了伏笔。
      欧阳修也站出来支持范仲淹。而且他认为,朝廷最大的隐患,不仅是皇帝禁言,宰相无能,也不仅是苏舜钦说的高官不肯主事,而是整个官场冗员太多,腐败盛行,必须改革官员的选拔任用提升机制。范仲淹也不听仁宗招呼,再次上书呼吁打击腐败,改革吏治。再次直谏的结果,是再次冒犯仁宗,同时得罪了许多官僚。范仲淹被贬到饶州当知州,欧阳修被贬到宜昌当县令。苏舜钦因还在守丧期间,免予处罚。
      景祐三年(1036)这次朝议的失败,是后来庆历新政流产的预演,这使欧阳修认识到了朝政的险恶和复杂,但是没有动摇他忧国忧民,泽被天下的初心。
      仁宗康定元年(1039)欧阳修回京复职馆阁校勘,后知谏院。庆历三年(1043)任右正言,知制诰。既是职责所在,也是初心不改,欧阳修任职后,系统提出了改革吏治,军事,贡举法等建议,大声疾呼推行改革措施。
      也是在庆历三年,受参知政事范仲淹和御史中丞王拱臣的推荐,苏舜钦进京当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身居高位了,他也不消停,立即《上范公参政书》,建议:一是立储君以建国本,二是禁旅之官不可不慎选,三是选好当家理财的官,四是节约朝廷经费以助军需,五是吃皇粮的和京城有房子的,每年要输钱支援前线,六是宰相要学习周公礼贤下士,了解下情,七是及时撤换不肯主事混日子的大官。他不但议论立太子这样的大事,还把宰相,大员以及吃皇粮的京城有房的,都得罪个遍。
      重掌朝政的范仲淹响应他们的主张,积极倡导推行庆历新政。他向仁宗上十事条陈,即: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命令。这些建议成为庆历新政的主要内容,对于整顿刑案监狱,加强边防武装力量,推进科举选择人才,贯彻中央大政方针,非常重要。但是“均公田厚农桑减徭役”等,又直接损害了皇族,官僚及地方豪强的利益,因此受到后宫和朝廷保守势力的抵制。而欧阳修苏舜钦却支持新政,并成为改革派的主将,自然得罪了人多势众的宗亲势力和保守派。
      结果可想而知。庆历四年秋(1044)祭神之时,苏舜钦把进奏院的废纸卖成钱,每个人又出钱一千,举办了一场饭局。除了进奏院的官员,苏舜钦还请了梅尧臣等几个文友。梅尧成的侄子,太子中书舍人李定提出自费参加,苏舜钦说你不够格,拒绝了。李定一怒之下,告到御史中丞王拱辰处,说他们公款吃喝,狎妓纵乐。王拱辰奉仁宗圣旨将一干人捉拿归案,引发了震惊朝野的“进奏院狱”,苏舜钦被削职为民,“余皆连坐而斥退”。
      有的资料认为,这是以王拱辰为代表的保守派,借机打击以范仲淹为首的改革派,削弱推进庆历新政的主力军。但正史和更多专家认为,这是一次正常的整风肃纪,是履职行为;苏舜钦是王拱辰推荐的,苏舜钦倒霉,王拱辰也没有面子。而欧阳修在原配胥氏夫人去世后,续娶的是已故宰相薛奎的二女儿。王拱辰中状元后,被薛奎招为女婿,娶的大女儿。大女儿去世后,又娶三女儿为妻。此时欧阳修与王拱辰不但是同学,还是连襟,关系非常好。因此,王拱辰借“进奏院狱”打击欧阳修苏舜钦等,根本不可能。最大的可能是:苏舜钦长期冒犯皇帝,直谏朝纲,性格偏激,仁宗早就想收拾他了。加上仁宗积极支持的庆历新政推进不力,处处受堵,使励精图治的仁宗,气不打一处来,而苏舜钦正好当了“出气筒”。
      庆历五年初(1045),轰轰烈烈的庆历新政无疾而终,短命而亡,以范仲淹,富弼,杜衍为首的改革派被一锅端。范仲淹被罢参知政事,知邠州(今陕西邠县)。富弼被罢枢密副使,改知郓州(今山东东平)。杜衍被罢宰相,贬知兖州。韩琦被罢枢密副使,出知扬州。可惜欧阳修硬是不知道回头,还在不断上书,为范仲淹等人争辩,为苏舜钦喊冤,还要坚持改革。本已放过欧阳修的仁宗,终于被激怒了,这年8月,欧阳修继出朝后,又从河北都转运使贬为安徽滁州太守,后来又改知扬州,颖州(阜阳),应天府(商丘)。
      同朝为官的这两位朝廷大员,苏舜钦被贬为庶民,欧阳修被贬出京城外放。

 

·上一条:《期待相见》
·下一条:天使之眼(歌词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