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 会员动态 > 正文
 
科学防疫的另一翼——舆情监管
(2020-6-17 15:12:00) 来源:

王宗全


      鼠年大疫,彰显人性。有大爱真情,也有坑蒙拐拐骗;体现了制度优势,也暴露了缺失。其中最严重的就是舆情监管的缺失。
      所谓“舆情”就是“舆论情况”的简称,《现代汉语词典》的定义是“公众的意见和态度”。舆情是指在一定的社会空间比如一个微信群或一个QQ群,一个朋友圈,围绕突发事件或大的有影响的社会事件,对社会管理者及事件本身所持的价值取向和态度。它是较多的人关于社会中各种现象、问题所表达的信念、态度、意见和情绪等等。
      舆情分主流的与非主流的。主流舆情常常是由社会主流媒体包括报纸、广播、电视、门户网站等组成,播报党和政府意志,经济建设动态,主流文化发展,工作经验交流等。非主流舆情既是受众又是舆情发布者或推送者。非主流舆情可能是事实但也可能会是谣言,以偏概全的极个别事例,夸大或颠倒事实,耸人听闻,混淆黑白,煽动偏激情绪与政府对抗或给政府制造麻烦。充当扰乱社会秩序的“狗仔队”,甘当“第五纵队”的急先锋。
      不管是主流舆情还是非主流舆情都具有开放性、互动性、突发性、多元性等特点,而非主流舆情还具有非理性,主观恶意煽动性等特征。
      现在网络发达,自媒体盛行,针尖大个事瞬间就能传遍全网络,并且“有图有真相”能制造轰动效应和策划者想要的效果。
      舆情监管对整个舆情都要监管,但着力点应放在对非主流舆情的监管上。此次特大疫情中主流舆情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每天播报疫情动态,科普防疫知识,稳定人心,提振士气;播报建设成就,国际视野内的各国疫情等等,让人们看到希望,看到未来。但是非主流舆情虽不是主流,但影响却大,无孔不入。哪里出现个事特别是突发事件,有时甚至主流媒体还未跟进报道,便在微信群、朋友圈里炸开了。你根本弄不清楚消息源头在哪里,那些帖子末尾都是“求转发”或“请转发”或“转发的”,这样做的目的是迅速把事情闹大,“转发的”不嫌事大就怕事情闹不大。当新冠特大疫情刚暴发时,主流舆情还处于短暂懵圈状态也就是还没回过神来时,网络上非主流铺天盖地的帖子,各种流言,谣言;好心提示的,孤独求助的;境内的,境外的;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的……将舆情引向了恐慌,无助,善良的人们都以为世界末日到了。
      更有甚者,打着内行的招牌行着引领非主流舆情的营生。因为他们披着“专家”的外衣更容易迷惑人也更容易引导舆情。什么“电梯按钮有病毒”,什么“粥吃不得”,什么“马桶里有气溶胶传播病毒”什么“九十月还有个小高峰”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和现在的事实继续证明并且以后的事实必将证明这些“专家神说”纯属“打猜猜”!毫无科学依据和事实依据。
      有些地方主流舆情也在无意中充当了非主流舆情的导向牌。例如今年6月中旬北京新发地出现局部新冠确认病例,北京因此而提高风险管控级别,这本属正常科学防疫举措,但一些地方的主流媒体却故作惊人之语,连篇累牍发文件,发帖子,危言耸听,如临大敌。严禁北京人进入或不准外地人进京,北京人来了要报告,要隔离要检测等等,如防洪水猛兽,与当初对湖北人如出一辙。这哪里是防疫,简直就是地域歧视!这样做只是渲染极度恐慌气氛,引发人们特别是中老年人的惊恐和焦虑。
舆情缺乏监管必然导致舆情混乱无序,必然在人们绷紧了近半年的神经末梢上再绑几颗不定时炸弹。必然使民众真假难辨,虚实不清。不知该听谁的,该信谁的。因为谁都可以在网络上在自己所在的群里,圈子里,微博,论坛,网站等平台发表高论,发表长短不一的文章或即时互动帖子。
      我们国家有些地方出台了舆情监管措施,例如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民政局2019年出台了《舆情监督管理制度》,有些地方出台了大数据舆情监管系统。但国家现在的舆情监测还主要是政治性的,只要没违背四项基本原则没有正面的、明确的出格言论都在放行之列,这就使非主流舆情大行其道。
      另一个是非主流舆情监管难度很大,因为社会是变化的天天发生许多事,特别是突发事件后,各种声音充斥舆情,因为突然,所以远离事件中心的人很难判定真伪。但是再难也不能让非主流舆情放任自流。现在科技在迅猛发展,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高科技鉴别舆情真伪,引导舆情良性发展,将不利因素转化为有利因素。将散发的零散的舆情形成正面的合力。为防控虽然取得决定性胜利但终未消失殆尽的新冠疫情服务。
      舆情监管分析负面舆情,这是目前舆情监管的通行作法,但不能光是监管光是分析,最重要的是要对非主流舆情的负面消息作出回应。现在像新浪,搜狐、网易等大的门户网站都有辟谣专栏,这对非主流舆情的谣言传播起到了阻断、澄清作用。但这些专栏的时效性较慢,常常是一周一次,这对遏制非主流舆情的负面影响力还远远不够。既然监管,就必须通过分析研判,及时作出回应,或批评,或厘清,或批判!不能像苏州留学生许某人长期在网络上乱说胡喷而不受到任何处理。
      有些没到过美国也不了解美国却一味崇美的人老是说美国言论自由如何如何,但他们缺乏一种常识,不管是哪个国家,不管什么社会制度,言论都必然有边界,舆情也必然受监管!比如美国,当你的言论涉及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安全或者对现政权有危险包括潜在危险时,你的言论就触犯了法律,就会被起诉。
      反观我们国家,现在我们的舆情自由度过大,在网络发表反动的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攻击诋毁全国民众众志成城的抗疫战争,肉麻的亲美亲日,讴歌发霉的阴暗的东西,根据道听途说捕风捉影写成日记拿到美国去出版等等,干这些事情的还是一些大学教授,作家,留学生等,这些就是非主流舆情的典型代表!虽然这些人是极少数但影响却极大也极坏!扼杀了公理,混淆了正义!和这些非主流舆情代表队正面作战的不是舆情监管部门,不是政治思想战线的正规军而是八零后九零后的青年!可见国家舆情监管现状堪忧啊!
      舆情失序,将严重破坏社会公序良俗,对建设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极为不利。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科学精准施策是一翼,舆情监管是另一翼,两翼都要健全、丰满,才能使科学防疫之鹰迅飞——直到防疫取得最后胜利!直到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再创辉煌!

            

·上一条:王雷担任成都市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
·下一条:民进武侯总支委杨跃武企业入选“2019成都市服务业百强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