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流调:很有必要但亟待改进!
(2020-6-28 10:01:00) 来源:

王宗全


      在中共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经过数百万医护人员与病毒殊死搏斗全力抗击,通过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虽然局地发现零星病例但不能就此否定全国总体几无疫情的大好形势。
      正是因为局地偶尔发现零星病例,一有病例就有流调。本文专门谈一谈“流调”。
    “流调”是“流行病学调查”的简称,它的本意旨在通过调查,准确清晰地描述病毒传播链、判定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措施以及划定消毒范围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在传染病预防控制中开展对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流行病学调查、现场处理及其效果评价。” ①
    《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六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开展防治突发事件相关科学研究,建立突发事件应急流行病学调查、传染源隔离、医疗救护、现场处置、监督检查、监测检验、卫生防护等。”②有了法律的支撑,“流调”就是合法的且必须的。
      但是我们也看到,目前某些地方的流调却变了味,变成了感染者、确诊者、疑似感染者的个人隐私大暴露;变成了制造紧张空气、吓唬百姓特别是那些卫生防疫知识欠缺的中老年人的杀器。
      当某地出现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或病毒感染者或无症状感染者后,流调瞬间就将感染人的个人信息编成文本在微信、QQ等社交聊天平台疯传。这种流调并没有调查清楚该感染者是通过什么途径感染的,接触过的人应该怎样消毒,怎样避免可能被感染等,却舍本逐末将人家隐私暴露无遗,现在是信息社会,人家虽然被隔离但通过手机能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在铺天盖地的近乎人肉搜索的隐私信息轰炸下让人家承受多重巨大生理心理压力且蒙受羞辱,就像是把一个人衣服扒光让成百上千的人围观!这样的一番“流调”后,被流调者让他人视为洪水猛兽,连同他的住所,小区甚至街道都唯恐避之不及,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现在某些地方的“流调”是只管最初的“流”(被流调者基本信息发布)而不注重“调”(病毒传播路径、可能感染概率、涉险人群预防措施等),更没有结论。只注重现象本身,而现象的“因”与“果”(这才是最重要的)却都被忽视了。
      今年4月中旬,四川某县级市发现一例无症状感染者,系一家四口自驾从武汉回其在某市丈母娘家,出发前即主动向社区报备。回来吃了晚饭后到某广场散步半小时,当地疾控中心专车将一家四口接去做核酸检测,武汉男子呈阳性,其余三人均为阴性,一家四口均被隔离。这一下子就在这个市及周边市县炸了锅!市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指挥部的内部聊天记录被截屏在各大小微信群疯传。将此人定作无症状感染者,将其一家包括配偶及小孩的姓名、性别、家庭详细住址、职业、车牌号、驾车路径、抵某市后活动轨迹、小孩就读学校班级等等等等暴露无遗。第二天有好事者甘当业余“福尔摩斯”,将那一家人散步时遇到过哪些人,他的丈人一家和谁是亲戚,在某地段开了个水果店,这家水果店店主又与某人是近邻等等等等完全彻底地曝光,这哪里还是“流调”?完全成了隐私“人肉”大搜索,成了株连九家的“连坐”!一时间街谈巷议,风声鹤唳!但后来就未见任何报道了。
      又如2020年4月底,四川古蔺县警方到吉林省延边州延吉市抓获犯罪嫌疑人明某,辗转乘火车至北京西客站,4月29日再乘G571次高铁到成都东站,再转乘火车到达古蔺,当晚收监进行例行检查时明某核酸检测呈阳性,一石激起千层浪!“流调”开足马力推送筛查三趟火车还有汽车的车次,“无症者”所在车厢坐位,全网发布,全国知晓,全群转发。官方数据说查出密切接触者90余人,但据笔者所知,光是G571次在四川绵阳市下车就有60余人,这趟列车从北京西客站到成都东站要停15个站,多少人上下?大数据筛查了,各段各地悉数将这次车的人隔离了,一时间人心惶惶提心吊胆。但后来也没有下文了,那么多密接者也都未见被感染或转确诊的报道。
      再有,吉林省舒兰市公安局洗衣女工感染病毒成确诊病例后,展开流调,除了调查了已经确诊的病例,隔离了能调查到的密切接触者外,至今未调查出女工究竟是怎样被感染的;通过什么途径传染的,而这些才是流调的真正内容和目的!
      6月3日湖北天门一年轻女性核酸检测为阴性,6月5日坐飞机到三亚旅游,6月6日又核酸检测呈阳性后隔离又经全面检查依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被判断为确诊患者。流调一公布在整个海南引发强烈舆情关注。6月7日,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医疗保障组组织专家和海南省专家会诊还是依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订正为无症状感染者。这一系列兴师动众,一大波舆情关注关切,多少人紧张惊恐。说明流调的科学性严肃性慎重性多么重要。
      大数据流调能不能得出一个科学结论——大多数无症状感染者不具备传染性。如果这个结论成立,那么流调的重点应放在传染概率和传染路径的调查研究上;如果不成立,为什么不见有无症状感染者传染他人和自己被确诊的病例数据支持?
      如果这个结论成立,流调是否应精准施策,规范流调流程及方法而不是下大包围撒大网,光拉警报不见敌情,民众长期处于这种极度紧张的氛围中,神经极度崩紧再崩紧,不时再给你拴一个不定时炸弹!长此以往,后果堪忧!
      如果这个结论不成立,那么如此流调就应该将如此流调的好处列举一二三给民众一个交待。
      人的个体差异千差万别,不能将个别的、特殊的、小概率的感染事件当作全体的、普遍的、大概率的来发布,这样做只能使普通民众感觉防控茫然不知所措。
      流调的重点在哪里?笔者以为,流调的重点应在病毒的传播方式和路径,可能传染他人概率、密切接触者与非密切接触者在此事件中的划分、高风险人群预防措施。写文章讲究前后照应,流调也该照应以前发布过的流调数据及其变化处理结果,让第二只靴子落地,不能让民众的心老悬着。还要加强民众心理疏导与抚慰(这一点十分重要!)等等。
      是不是“流调”非这样做不可呢?
      现在有一个流行的段子说:
    “一流调隔离,人权没了,不流调隔离,人全没了。”
      这个段子的用意十分明显,就是要人们配合流调,忍辱负重。但却夸大了流调的作用。你流调在后,他被传染在前。你做的只是提示没被感染的人注意。并且这传染性到底有多强,现在看来多数是在“打猜猜”。
      再者,是不是必须要这样的流调才不会被传染?是不是被传染后就会“全没了”?人会不会被传染,除了外因,抵抗力,免疫力才是关键因素。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此次武汉疫情的风暴中心,而市场管理员顾刚生一家4口一直就住在市场内直到3月3号晚间被消杀队发现,经严格检测一家4口安然无恙。如果按某些人的说法,他们可能已被传染几十百遍了,然而没有!当然我绝不是说防护不重要。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这些科学防范措施都非常重要。但是流调除了公布一些必需公布的尽可能不涉及人隐私的数据外,还要给广大人民群众增强抗疫信心,增强生活信念!
      如此流调的一些做法合法吗?
      刚刚颁布并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第四编“人格权”第三章“ 姓名权和名称权”第一千零一十二条规定:“ 自然人享有姓名权,有权依法决定、使用、变更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③
现在北京疾控通报就使用“病例1”“病例2”来称代,这一点就合符《民法典》精神了。
      《民法典》在第六章“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
    “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④
    《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四条专门解释了个人信息的含义和范畴:
    “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健康信息、行踪信息等。”⑤
《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三条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权利人明确同意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实施下列行为:
    “(一)以电话、短信、即时通讯工具、电子邮件、传单等方式侵扰他人的私人生活安宁。”⑥
动辄将别人的隐私不加选择地发布,可能发布者主观愿望是为了防疫大局但在客观上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伤害,这本身就是有悖于法律和法治精神。
      北京新发地市场发现确诊病例,半个月过去了,疫情传播得到控制,但并未调查出病毒从哪里来?是通过一条什么样的诡异链条在传播?当然我们得给流调者以时间,我们相信会将此事搞个水落石出。但是光是铺天盖地地发信息,发患者居住小区,活动场所,除了引起人们特别是就住在那些小区或经过那些小区超市的人们更大恐慌,加强管控升级,渲染肃杀瘆人的气氛外起的作用又在哪里?
      正因为现在全国偶尔有零星病例出现,才知道这流调的杀伤力有多大。当初在武汉疫情大暴发时,流调根本不见踪迹。因为都处在风暴之中,就更不怕风大雨大。现在中国防疫处于决胜阶段,流调更应该加大科技含量,运用专业知识着重解决疫情中急需解决的问题。以科学、理性的态度调查研究疫情及应对方法,谨慎选择发布流调信息并及时回应照应,抚慰民众心理。
      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6月17日主持中非抗疫特别峰会并发表主旨讲话时说:“我相信人类终将战胜疫情。”⑦
生活还要继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还要继续构建!我们相信中国的明天将更加美好,为了更加美好的明天,流调是必须的但是亟待大的改进!
 

·上一条:梦回长安(词九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