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一名民进会员的崎岖路
(2020-11-2 11:34:00) 来源:

李云清



      上世纪60年代,我出生在沙湾区铜茨乡的一个偏僻小山村,通家的路全是小路,家里没有电灯,只能用煤油灯,为了节约煤油,天黑就得睡。吃的是随着季节吃,玉米出来吃玉米,红苕出来吃红苕,有时没有吃的还要借,当时一年到头难有几碗白米饭吃。放学回家,与小伙伴一起,或放牛割草,或温习功课,或喜笑怒骂;热天打光脚或穿草鞋,冷天一双旧胶鞋,垫些谷草或玉米壳,心里也是乐滋滋的。在我的记忆里,当时的青冈坪村小学,教室是草房,窗户没玻璃,四面透风,课凳四肢不全。每年冬天,我的双耳都要生冻疮,有一次上课我打混,耳朵被魏老师用力一拧,脓血歘出,把老师吓了一大跳,后来我的双耳从此不再生冻疮,现在想起来还真谢谢魏老师!有一年,人工降雨的部队来到学校,第一次看到了大炮和军车,可让我们高兴了好一阵子。
      考上了初中,进入乡中心校,当时每学期缴学费3元钱,没有补课。我当时寄宿在二哥的家中,跟随哥嫂一起吃。乡中心校的学习风气很好,老师尽心尽力,学生不怕吃苦。当时我们的理想就是考上中专或中师,二者是不能兼报的。当年我填报的志愿是中师,考的分数却低于中师录取线0.5分,却超中专录取线几分,只好补习1年。第二次我填报的志愿是中专,考的分数低了1分而却超过中师录取线,又名落孙山,只好到土主职高读高中。毕业时,学校请摄影师来校才照了人生第一张照片,可惜现在没有了。
      1985年9月开学的第一天,父亲亲自送我到市中区土主职高。这是我第一次离开铜茨,乘上拥挤的客车,从铜茨到土主,要乘3次车,因客车较少、公路窄且烂,我们父子用了大半天时间才到学校。在职高读书期间,家里每月只能给我汇款30元钱和30斤粮票,我每学期回家一次。1987年秋,我回到沙湾的一个乡镇企业实习会计,当时的乡镇企业正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十分活跃。1988年春回到学校后就被一个企业招工当了一名会计。毕业时参加全省对口职教师资考试,有幸被内江师专录取,成为1988年全省对口招收的500名职教师资之一。
      说实话,内江师专在何方?我一点都不知晓。上学还要交1700多元钱,真让家人操了好大的心。开学的那天清晨,我一个人带上红木箱子和棉絮,搭上厂里的一辆货车到了自贡,转坐客车来到内江城,几经周转,晚上才来到学校门口,肩上都被红木箱子弄出一道道血痕,真是又累又饿又痛又陌生。班主任谢老师来后,请我到小吃店吃了一碗面,我感到非常温暖。现在回想起来这碗面仍很香。大学3年,我就靠国家每月三、四十元的补助完成了学历。在省教育厅的支持关心下,学校退还了学费,让我家及时还清了借款。每每回忆此事,我总是衷心地说一句:“党的教育政策好!”



      1991年,我被分配到沙湾区最偏远的范店乡学校任教。分配的那天,令我终身难以忘记。清晨,我高高兴兴地来到沙湾接受分配,原认为应分到沙湾职中任教,可是结果是分配到初中任教,心里一时想不通,但组织的分配只能服从。二哥说他想去看一下,就和我一同去范店乡学校,我俩乘车来到龚嘴电厂桥头时,大雨倾盆,雷电交加,看不清前面的路。问当地群众到范店乡如何走时,他们回答说:“渡口已封,只有钻过火车隧道,要走三四十分钟。”钻火车隧道,我俩都没有走过。进入隧道,伸手不见五指,我俩除了手里一把雨伞外,没有其他东西可用,手挽着手艰难探索前行,多次碰撞,经过1个多小时才走出隧道,全身都弄脏了。学校不大,只有两排十来间盖瓦的平房教室。当时的工作介绍信记载,我的应发工资待遇为每月69元、粮贴6元、副食品补贴13元、奖金15元。
      1993年9月沙湾职高新开设财经专业班,我被调入职高从事财经专业课的教学,并担任班主任。1994年10月,因区教育局缺会计,我被借调到计财科工作,开始接着并学习电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终于用400多元钱购买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后来,耍女朋友结婚,由于经济不宽裕,我们只在职中教室里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结婚仪式,由周校长主持,请同事们吃了些喜糖。现在想起来真对不起妻子,感谢她的理解、支持和真爱!说实话,当时我除了一辆自行车外,一无所有,婚房都是暂住的一间公有房(注:当时还没有房改)。1995年我们喜添一个可爱的女儿,买了一部黑白电视机,有了一个温暖的家。1996年,教育系统在城区要修建“广厦工程”教师住房,平均单价为370元/平方米,在当年是沙湾城区单价最高的。围绕买与不买住房这个问题,可困扰了我们夫妻俩较长时间。因为当年没有一点存款,买房要3万多元,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经过痛苦的决择,最后商定要买房,找亲友借了4000元,支付了报名及首付款,过上了负债的生活。1998年我们搬进了“广厦工程”教师住房,1999年黑白电视机己坏,换了一台彩色电视机,安装了一部座机电话,购买了首台洗衣机。我们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心中甜滋滋的。
      2001年4月,我正式调入沙湾区教育局计财科工作。2005年借调到乐山市教育局计财科工作,从事校舍及基建报表统计、爱心助学、提案回复、危改工程统计等工作,2005年普教校舍统计工作被四川省教育厅评为一等奖。2007年12月,调到区人事局工资福利股工作,2009年12月,任区监察局副局长,走上了新的岗位。


      2001年12月,我光荣地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从2003年1月起担任区政协委员。从此,我与民进和政协结下了深深的情缘。2006年10月,任民进沙湾区总支副主委;2009年9月至今,任民进沙湾区总支主委;2011年,任市政协委员、区政协常委;2013年,任民进乐山市委委员;2015年7月至今,任区政协委联委主任。
      多年来,我不忘初心,信念坚定。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信仰认定了就要信上一辈子。干部要把党的初心、党的使命铭刻于心,这样,人生奋斗才有更高的思想起点,才有不竭的精神动力”。民主党派工作是统战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建言资政,凝聚共识。在认真完成本职业务工作的同时,主动发声,精准发力,努力发光,较好地完成了民进和统战的工作。代表四川《以“创先”活动为契机 推动组织建设新发展》为题在北京召开的“民进全国先进地方组织、先进基层组织表彰大会”上作经验交流发言;撰写的《关于基层民主党派思想建设的调查与思考》作为四川民进上报民进中央理论研究课题,全文发表在“中国民主促进会—理论园地”栏目中。区政协大会上的《打造精品景区,推进沙湾文旅经济快速健康发展》发言得到区委书记的点评和高度肯定;《关于关注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建议》《关于建立长效机制,加强我区城市管理工作的建议》《关于在城区开通公交车的建议》等多件提案被市区政协表彰为优秀提案;《关于立即取缔乐沙城际生态大道安谷电站处晚间“集市”的建议》等多条社情民意得到有效落实。《沙湾文史》第十五期(民进沙湾总支专集)成为了沙湾区民主党派编纂书的首创。为纪念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75周年和沙湾民进成立35周年,由总支部编纂《中国民主促进会乐山市委员会沙湾区总支部志》再创新绩。民进乐山市沙湾区总支被表彰为“民进全国先进基层组织”“四川民进先进基层组织”;个人被表彰为“民进全国宣传思想工作先进个人”“四川民进基层组织优秀干部”、“民进四川省委优秀通讯员”等,连续10多次被评为民进乐山市委先进个人。
      在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75周年和沙湾民进成立35周年之际,回忆自己的成长历程,感悟身边的变化,真是感叹不已。我们的学校从草房变成了高楼,羊场小道变成了宽阔的公路或高速路,稀少拥挤的客车变成了充足宽松的空调车,手机、动车从无到有......这些时刻都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我从一个放牛娃到人民教师,到国家公务员,再到一名民主党派干部、政协干部,从一无所有到衣食无忧,无不感受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实力国,从幕后走近世界的中央,无不感受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和共建“一带一路”的美好。回忆至此,我不由自主地重温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主要创始人马叙伦主席的至理名言:“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是在正道上行。”
                    

·上一条:民进人十年感悟
·下一条:足音——写在民进成立75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