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文坛联手,古文运动结硕果
(2020-11-4 14:09:00) 来源:
 
陈和平
 
      北宋仁宗天圣九年(1031),欧阳修到西京洛阳当推官,同年到东武县迎娶妻子胥氏(他的恩师胥偃之女)。他与同在洛阳的梅尧臣,尹洙等结为知己,经常聚会,切磋诗文。他们认为,现在流行的科举骈文,并不适宜于文学创作;把文章写得艰涩难懂,把诗词写得华丽浮躁,不但完全失去对汉唐以来传统文风的传承,而且在实际中也失去价值,必须进行改革。因此他们改变文风,直抒心意,创作出许多清新自然的诗文,并影响和带动许多文人转变文风。正好西京留守使,吴越忠懿王钱俶之子钱惟演,也对那些词语繁琐,意思混乱的诗文非常反感,大力支持他们推进古文运动。有一年冬天,欧阳修和一些文人被困在河南嵩山,钱惟演专门派来厨师和歌伎,送来吃的穿的用的,喊他们可劲地玩,多写点诗,不要担心西京的本职工作。
      如果说欧阳修是北宋古文运动的统帅和主将,那么苏舜钦就是旗手和先锋。苏舜钦在青少年时期就反对奢靡浮华的文风,非常讨厌把文章写得生涩难懂,把诗词写得死板生硬。他的文学主张是“原于古,致于用”《石曼卿诗集序》。也就是要继承儒家传统思想,发扬汉唐以来文人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风格,关心家国大事,直面百姓疾苦,不要无病呻吟,自我欣赏。在散文创作中要“尝谓人之所以为人者,言也;言也者,必归于道义;道与义,泽于物而后已。至是,则斯为不朽矣。故每属文,不敢雕琢以害正。”而“诗之作,与人生偕者也。人函愉乐悲郁之气,必抒于言。”“古之有天下者,欲知风教之感,气俗之变,乃设官采掇而监听之,由是弛张其务,以足其所思。”不这样写诗作文,就会生出弊乱,政化烦悖,正义和道理皆亡,官员不知民意,连教化风俗都要改变。
      他的这些主张,与唐朝韩愈柳宗元和李白白居易等人的主张完全一致,也得到欧阳修的充分肯定。欧阳修说:“子美之齿少于予,而予学古文反在其后。”就是说苏舜钦比我还小,但是学习提倡古文我反而在他后面。欧阳修还高度评价苏舜钦的诗文创作是“笔力豪隽”“超迈横绝”,热情奔放,想象奇特,贴近现实,关注民生,与梅尧臣微婉古淡含蓄深沉的风格不同。欧阳修的评价与《宋史》对苏舜钦的评价完全一致:“时发愤懑于诗歌,其体豪放,往往惊人。”欧阳修对苏舜钦和穆修等人开创的新文风,以极大鼓励。
      苏舜钦的诗文揭露严酷现实,敢为人民鼓与呼。如《庆州败》直面北宋对西夏之战的失败,批评朝廷长期重文轻武,对边防麻痹松懈,指责统兵将领自私无能:“国家防塞今有谁?官为承制乳臭儿。酣觞大嚼乃事业,何尝识会兵之机?”在《吴越大旱》中,一面是饥荒病疠使“死者道路积”,另一面官府为应付战争,无情搜括粮食,驱使丁壮劳力上战场,致使“三丁二丁死,存者亦乏食”,并以“胡为泥滓中,视此久戚戚。长风卷云阴,倚柂泪横臆”之句,表达自己内心的痛苦。在《城南感怀呈永叔》诗中,他首先以“春阳泛野动,春阴与天低。远林气譪譪,长道风依依”歌颂了大自然美景,然后把笔力转向民间:“去年水后旱,田亩不及犁。冬温晚得雪,宿麦生者稀。前去固无望,即日已苦饥。”之后,进一步描述因为饥荒造成的民间惨状:“十有七八死,当路横其尸。犬彘咋其骨,乌鸢啄其皮。”并以“高位厌粱肉,坐论搀云霓。岂无富人术,使之长熙熙?”的贫富反差,直斥官僚和豪强的荒淫无耻。从天圣六年到庆历8年的20年间,苏舜钦经历了四丧亲人,两度守制,四度授官,三次辞官,一次罢免,最终病故的人生大起大落。尽管命运多艰,他仍然坚持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文风,写出《沧浪亭记》等传世名篇,始终坚守救时济弊志向,推进诗文革新,被誉为“北宋的李白”。
      以欧阳修为主帅,以苏舜钦穆修梅尧臣尹洙等为大将的北宋古文运动,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和近代五四运动中的推广白话文。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一个发生在欧阳修与宋祁之间的例子吧。仁宗皇祐元年(1049),被贬到外地任职的欧阳修又被诏回,任翰林学士,史馆修撰等,与宋祁共同编修《新唐书》。宋祁也是名满天下的才子,但是喜欢艰涩冷僻的文字,非常难懂。为了教育宋祁,有一天欧阳修在唐书局的大门上写下“宵寐非祯,札闼洪休”8个大字。宋祁来上班看了半天说:“这不就是夜梦不祥,题门大吉。你个醉翁,何必写得这么难懂?”欧阳修说:我在模仿你的笔法啊,你写唐朝历史时,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大白话,都写成“震霆无暇掩聪”,你是安心让古人读不懂,今人后人也读不懂?宋祁听了面红耳赤,此后再也不敢弄些生涩的东西来吓人,写诗作文也平易朴实,跟着欧阳修一起改文风,促革新,最后青史留名。
      仁宗嘉祐二年(1057)欧阳修以翰林学士主持进士考试,录取了学识渊博文风平实的苏轼,苏辙,曾巩等一大批青年才俊,对玩弄古书中生僻字句的“太学体”考生写的“天地轧,万物茁,圣人发”之类,提出善意的批评。“太学体””领袖刘几等落榜后,纷纷闹事,还告到皇帝那儿。仁宗却非常信任欧阳修的学识和人品,坚定支持欧阳修。早在天圣七年(1029)仁宗就宣诏,批评文人官员写诗作文“多涉浮华”,要求“文章所宗必以理实为要,庶有裨于国教,期增阐于儒风。”仁宗为古文运动在全国的推广开了绿灯,这事儿就顺利得多,使得欧阳修敢于以革新眼光开科取仕,而且他选上来的青年才俊,又继承了诗文革新的薪火,使古文运动得以传承。这也教育了“太学体”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连这个学派的领袖刘几,后来也痛改前非,并以刘辉的名字,再次参加科举考试,还获得了功名。
      由绵州才子苏舜钦发起,欧阳修亲自倡议领导,穆修梅尧臣等积极参与的古文运动,历时三十多年,终于代替骈文成为正统。唐朝韩愈柳宗元创造的传统古文理论,经历短暂的挫折,终于突破陈腐呆板文风的牢笼,走上清新健康之路,成就了北宋中期文学艺术的空前繁荣,一大批优秀文人井喷式涌现。著名的“唐宋散文八大家”,这一时期就贡献了6个。这是欧阳修苏舜钦等,为北宋时期以及后世文化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
·上一条:同朝为官,庆历新政共进退
·下一条:有看头的电视剧——电视剧《啊,父老乡亲》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