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有看头的电视剧——电视剧《啊,父老乡亲》观后
(2020-11-12 12:56:00) 来源:

 王宗全


     《啊,父老乡亲》(33集电视剧《啊,父老乡亲》由贾兴安、徐文雁编剧,赵镭执导;喜剧明星孙涛担纲主演,高明、斯琴高娃、奚美娟、魏宗万、李诚儒、王丽云等演艺实力大匠倾力助阵;天津春天影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天津北方电影集团出品。(以下简称《父老》)是一部很有看头的电视剧。
      我们说《父老》有看头,一是该剧编导十分熟悉当前农村社会和农村生活.对农民喜怒哀乐了如指掌,加上演艺大匠们精湛表演,使这部大戏真实地反映了当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现实,鲜活地再现了不同阶层农民的生存状况。深刻地映现了中国农村政治经济和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清晰地折射了中国农村县、乡、村治吏治贪打黑除恶的严峻形势。也警醒地揭示了乡村基层政权的建设和整顿的重要性紧迫性。难怪该剧一播出便受到观众特别是农村观众和了解农村的观众的热烈追捧。
      在当前农村,首先要使广大农民感受到生存环境的安全,真切地感受到国家、政府对他们的关注关心,能为他们解决切身利益问题,然后才说得到脱贫致富奔小康等等问题——正是基于此,《父老》将反腐反贪打黑除恶作为贯穿全剧的一条主线,把还乡民安宁和谐的社会环境作为一个主要任务,直面县、乡、村三级社会现实,深刻地揭露了当前农村非常猖獗的黑恶势力,再现了改革与保守,进步与反动,正义和邪恶的殊死较量,直可谓惊心动魄!这是有看头的第二个方面。
      在不提“阶级斗争”的当前中国社会,那些盘踞在各级政权中和社会各个阶层中的贪赃枉法,为非作歹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与和谐稳定社会秩序的坏份子们就是与中国共产党所代表的先进阶级,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进生产力,与广大人民群众形成尖锐对立的反动敌对阶级。虽然这些人所处的阶层不一样,所造成的破坏程度不一样,但他们对执政党形象的损害是一样的,对社会危害的性质是一样的。
     剧中的白坡乡又穷又乱,被村民称作“百破乡”。不到六年一共调去,又被挤走八任主官.现任书记邵金明泡病号请求辞官;教师,干部好几个月开不出工资;乡政府办公连一台电脑也没有;乡政府食堂竟然賖米賖面度日.乡财政所一大堆糊涂账……
      乡民们有问题无人管,有冤无处申请。个别村由村匪恶霸把持政权横行乡里,乡民们丧失了信心看不到希望。申家庄村被迫撂挑子的村干部崔大田一气之下将乡政府门前吊牌摘下拉走了——这就是当前不在少数的乡镇政治面貌的一个缩影。
      乡党委书记兼乡长王天生,当过兵,习过武,正直善良,性格耿介,嫉恶如仇,有智慧有魄力有担当有干劲。但说话直率,顶撞上司,人们称他作“王大炮”。这种个性的人在仕途上一般不会太走运的。他先是在公安局后被贬到信访办,再后来被发配到吴候乡当个三把手副书记。在吴候乡胡家庄他智斗钉子户胡二哥的场景被前来调研的新任县委书记何春红所赏识,再后来何春红又亲眼看见许多农民都在乡政府等他,找他办事,求他拿主意。他的办事能力与亲和力正是农村干部需要的。于是在邵金明辞职撂挑子时何春红力排众议(本来县长耿连杰要扶持他的人任白坡乡党委书记)将王天生调到白坡乡当党委书记兼乡长。
    《父老》在着力塑造王天生英雄形象的同时,精心雕琢了以申保国,张希平为代表的村匪恶霸;以县长耿连杰,公安局贺局长为代表的贪官与黑恶势力保护伞;小吏大蛀虫乡财政所马所长;公司经理申云虎;流氓无赖申小虎、申二楞、大头等一群鲜活的坏人形象。坏人坏到极致才能反衬出英雄的好到极致!《父老》中的坏人们大都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贪婪无度,横行乡里,魚肉百姓,欺男霸女。剧中重点描写了申保国和张希平两个反面典型形象,但这两个坏人又坏得各各不同——
      申家庄的村支书申保国,老奸巨猾,阴险狡诈,他的背后是一张盘根错节,用金钱、权力和美色密织成的关系网,县长耿连成,公安局长贺局长还有市里的某铁关系等人都是这张大网的纲。他或引诱拉拢下属,或威逼胁迫群众,或阳奉阴违上级。他利用宗族为纽带结成帮派,召集帮会,与被王天生处理过的有问题的下台干部会盟立誓要与乡党委政府对抗到底。或煽风点火,或亲自上阵,他侵吞集体财富,像葛朗台一样不择手段聚敛金钱。他那间密室中大摞大摞的钞票就是村民们的血汗,也是他人生追求的终极目标。他扣住村民盖房的宅基地十年不分,他在土地流转和联产承包以及建设小商品市场中中饱私囊,他将申家庄矿山据为已有,他承包小卖部却从来不向集体交一分钱也从来不公布账目。他小儿子是村里电工但他家从来不交电费,他家霸占村里的汽车却要让村里给他加油买保险。他尅扣低保户的救命钱却不准人说。他将发展党员作为扩张个人势力的工具。表面上他胡子拉碴衣着俭朴,拙朴憨厚。乡上开会他来得最早坐在第一排;他云手推手,将分配宅基地的烫手山芋扔给刚上任的王天生。在乡党委宣布撤销他的支书职务并改选村党支部时,他表面上拥护,悲情谢幕,连王天生等都被蒙蔽了,而他暗中收买党羽结盟控制选举使改选失败。他上窜下跳,煽动收买村民聚集上访,故意制造混乱,搅浑水以摸鱼。风声紧了又在耿连杰授意下将罪证(账本)转移。
      张希平则是另一类坏人形象——贪婪成性,蛮横刁钻,豢养打手,拉帮结派,放高利贷,巧取豪夺,侵吞集体财富,不到二百户的大洼村,五年间他就贪污二百余万元!
      他流氓成性,将村姑蔡小芹强奸又将前来复仇的蔡小芹的哥哥打成重伤,却让老实巴交的村民姚焕奇去顶罪,条件是姚父从他借(高利)的七千元可以一笔勾销。蔡小芹四处申冤而无人理会反被扣上疯子的帽子要被他送往精神病院。
      在王天生刚上任不久他就找上门来,蛮横地向新官王天生下了三条“命令”:一是全部撤掉和他意见不一致的村干部如李康成等;二是同意他把蔡小芹送往精神病院;三是要乡党委给他二十万用于他“上项目”,你看他气焰何其嚣张!在张副乡长来大洼村查封他的账目时他竟敢指派打手去抢夺账本,要不是于所长率领警察及时赶到账本就全毁了。在乡纪委刘书记、张副乡长等来他的老窝大洼村宣布开除他党籍撤销他党支书职务的决定时,他竟敢当面抢过处分决定撕掉并将三位领导扣押!乡派出所于所长说张希平早就够刑拘的格了,光在乡派出所就有七个案底!这不是恶霸是什么?这不是阶级斗争是什么?张希平只所以这么张狂蛮横,一是长期的权力监管失控,几届乡领导都对他放任纵容使他更加飞扬跋扈,他傲气十足地说前几届乡领导他都是硬碰硬让他们败下去的。二是他手下有一批地痞混混给他扎起,三是大洼村他苦心经营了十多年,靠强权和威势统治村民,村民不敢反抗。但最重要的一条是他有一个铁哥们在市里给吴副市长开车——这就是权力的放大效应!一个领导的司机尚且有如此大的道行,可想而知领导的秘书,七大姑八大姨……观众在产生丰富的联想的同进更觉得《父老》十分有看头。
      王天生纵横驰骋,在几条战线和明处的、暗处的对手过招.波诡云谲,惊心动魄。第一个回合是他和申保国的斗争,申保国的本意是将他的军,让他来分这不好分的宅基地,有许多领导写了条子要好地,许多村民等着盖房,申保国宁愿得罪群众也不得罪领导。殊不知这“烫手山芋”一天之内就被王天生吹冷了,切了,分了,而且分得公平公正;使乡民们第一次看到政府的作为,看到了一个为百姓办实事的乡长。
      他上下奔走,力保遭申保国一伙污陷而蒙受不白之冤的副乡长胡文东。他一发现张希平的问题便果断地停了张村支书的职并下决心彻查申保国、张希平。他发现了乡财政所的问题立马组织查账,使马所长在罪行败露。后来马所长监守自盗放火烧毁账目被绳之以法。
      他为来白坡乡投资而受到各种阻碍的老板们四方奔走,求情下话。他组织农民将闲钱存乡信用社以便成立农业集团公司,他鼓励农民购买机器发展家庭小微企业。
      当然他也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来办一些棘手的事。例如他刚到白坡乡,乡政府穷得叮当响,他去乡信用社贷款而杜主任怕他像前任一样挥霍钱财就不贷,他让下属堵了信用社的大门并停了水、电,第二天就解决问题了。又比如那个小报记者在胡文东出事后来乡里说要曝光此事并索要十万圆方肯罢休。他让乡办周主任等将胖记者灌醉,并让人假扮小混混与其斗殴,再让派出所来处理。派出所要法办胖记者,乡上又出面说情使其脱身,胖记者感激涕零一分钱也不要了。有了这些描写才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更加真实。
      当申保国一伙用下三滥手段骚扰威胁他的家人时,他有一种愤怒可又无法保护家人的自责,当姑老爷吴连成仗着自己有恩于王天生又当过县委办公室主任而强行要王天生放了寻衅滋事暴打张副乡长的儿子吴家根,又被他父亲逼迫跪下时,他感觉委屈而又无助。自古忠孝难两全,他含泪说:“放了家根可以,那我先辞职。”他父母了解了事情真相后也原谅了他,吴家根受到了惩处。
      当耿连杰、贺局长一伙趁县委书记何春红上党校学习之机,迫不及待地跳到前台,要申保国煽动乡民聚众闹事,以此迫使王天生辞职。明明是地痞申二楞残暴地当场踢死了乡卫生院的妇科医生,却反咬一口说是卫生院领导打了他。耿、贺二人赤膊上阵,贺某暗中挑唆鼓劲,使申保国一伙更加猖狂,耿连杰逼迫王天生辞职。为了顾全大局,维护白坡乡来之不易的改革成果,王天生同意辞职。当乡干部和乡民们含泪挽留他也是在送别他时,他心里必然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会认输,他意志也不会衰退,信心也不会动摇,他坚信正义是会战胜邪恶的!
      当然王天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县委书记何春红,县纪委书记等的倾力支持,有乡党委政府班子如纪委书记刘金喜,副乡长胡文东,副乡长老张,秘书小史等等同志的默契配合以及广大乡民的坚定支持,使白坡乡在反腐治乱,发展生产,招商引资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果,短短一年面貌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天生和他的团队,诠释了“公道、廉洁、勤政、惩恶、扬善”的为官宗旨!
      王天生和他的团队率领干部群众走一条“上经济奔小康、富乡、富村、富民”的光明大道。这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壮丽画卷!这是有看头的第三个方面。
    《父老》许多演员的精湛表演是有看头的第四个方面。主角王天生由喜剧明星孙涛担纲,孙涛在小品中惯常饰演保安,战士,洗车工等小人物,对这些人物形象的理解很准确,对人物性格的把握十分到位。在和孙保国、张希平斗智斗勇时的手势、眼神等恰到好处地反映了人物的睿智,信心和凛然正气。他在父亲长辈面前的孝顺,在乡亲们面前的和霭可亲,都使角色刻画十分成功。县委书记何春红也被贾妮诠释得栩栩如生。内敛,沉稳又不乏魄力与胆识。
      还要特别提到张希平的扮演者张春也相当不错,   他对张希平这个人物的理解也很深刻。不光做到了形似,你看,光头,小胡子,黑衣,手拿公文包——活脱脱现实中一个无文化的土豪!再看他眼神,蛮横,毒辣,嚣张,深刻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再比如耿连杰这个角色,米学东也演得相当不错,阴险毒辣,两面三刀,衣冠楚楚,贪婪纵欲,演得相当不错。
      当然《父老》也有些小瑕疵,例如那个党校斯校长完全显得多余,可能编导考虑将斯校长作为县委书记何春红的老师、支持者与智囊来表现,但在整个剧中斯校长戏份不多也不见斯的点睛之笔。
      还有申保国将申家庄的重要账本(申保国耿连杰贺局长等贪污受贿的重要证据)交由他的连襟、白坡乡信用社主任杜俊杰保管,申云虎说“上次小商品市场那两百万就是从”他(杜俊杰)那儿洗的。”洗钱是经济罪,虽然犯罪的是申云虎但信用社主任肯定脱不了干系。直到全剧终既没交待账本的下落也没见处理杜俊杰。从全剧看这个杜主任是个正派好干部,后来和王天生成了好朋友并告诫王天生要提防他的连襟申保国,这个人物就显得十分矛盾了。
      还有大洼村有个女村干部,十分讨厌张希平,是站在村干部李康成一边的,张希平到村办公室来她还用扫帚往外赶张希平;还有个扎小辫的张希平的打手参与偷磨面机,在听了广播后悔悟将分得的赃款退给了张希平的手下。这二人应该属于觉醒了的群众,但后来在乡上征求处理张希平意见和扣押乡干部时,这二人又坚决地站在了张希平一边,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瑕不掩瑜,《父老》不失为一部接地气,有看头的好戏!
 

 

·上一条:文坛联手,古文运动结硕果
·下一条:《医保情》一一 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