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欧阳修与苏舜钦:三)开创书风,尚意书派领军人
(2021-1-12 20:26:00) 来源:

陈和平


      北宋不但是散文和诗词繁荣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书法名家辈出的时期。西晋,隋唐和北宋,是古代书法艺术发展的三个高峰。米芾,蔡襄,苏轼和黄庭坚,被称为“北宋四大家”,代表了当时书法艺术的最高水平,至今被人称道。但鲜为人知的是,欧阳修和苏舜钦也是书法大师,他们创立了北宋尚意书派,是这个书派的领军人物,他们不但影响和造就了北宋四大家,还为书法发展奠定了基础。
      据载,唐朝著名书法家怀素于大历十一年(776年)创作的草书作品《自叙帖》,纵28.3厘米,宽775厘米,计126行698字,是草书艺术的巅峰之作,也是历代书家的热门法帖。这件“天下第一草书”,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但是在北宋初年,这件墨宝却落在绵州状元苏易简的手中。苏易简去世后,自然由其儿子苏耆继承。
      受苏易简《文房四谱》的熏陶和家教的影响,其儿子苏耆和三个孙子苏舜元苏舜钦苏舜宾,全都痴迷书法,从小临帖《自叙帖》,对怀素的笔法架构烂熟于心。在此基础上,博采众长,最终成为满门书法家。尤其在明朝景泰和天顺年间(1450-1464年),苏耆的字画价格暴涨,成为藏家的抢手货。当时评家认为,苏耆的字画“出入钟,王,怀素,而自适天然之趣;画山水宗马远,夏圭。行笔如草书法,略不经意,草草而成,亦得其妙,非浅近所能及。”近代学者,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考究,传世名帖《古诗四帖》,就是苏耆的真迹。
      苏耆的儿子苏舜元和苏舜钦,在书法上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苏舜钦,从小就认为“学书为人生一乐事”,青年时就提出书法要“以心为本”,随意而为,抒发自己的意气和感情。他在反复临摹《自叙帖》的同时,创作了大量的书法作品,其代表作有《草书四帖》《心疾帖》《今春帖》《留别王原叔古诗帖》等。尤其是他为《自叙帖》补书的前6行,与怀素的原作浑然一体,几可乱真。明朝朱存理《珊瑚木难-唐人临十帖》中说:“此贴唐人书无疑,得子昂完补,遂成全物。当与苏子美补怀素自叙帖同一珍秘。”明朝学者王世贞也认为:苏舜钦“善草书,每酣酒落笔,争为人所传”,“山谷(黄庭坚)与苏公(苏舜钦)先后具服膺(怀)素师。”
      欧阳修一直关注苏舜钦的书法。他认为苏舜钦的书风,继承了唐朝书法的传统观念,是有宋以来“尚意”书风的启蒙者。欧阳修不但高度赞扬苏舜钦的草书作品,而且系统总结了苏舜钦的书法理论,并加以推广。在《学书为乐》书中,欧阳修介绍:“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可见苏舜钦在创作作品时,沐浴净心,态度虔诚,环境整洁,文房四宝精美,把艺术作为人生极致的快乐,而不是胡乱应付。
      欧阳修接着说:“苏子美喜论用笔,而书字不迨其所论。岂其力不副其心邪,然万事以其心为本,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者。”他总结苏舜钦的书法,讲究笔法运势,但又不被死板的规矩所困,不为外面的烦事所干扰,用心抒发性情,做到这样哪能写不出好字?欧阳修在另一篇《学书静中至乐说》中认为:“作字要熟,熟则神气完实而有余。于静坐中自是一乐事。然患少暇,岂于乐处常不足耶。”他还叹息自己时间太少,很难享受书法乐事。
      在欧阳修和苏舜元苏舜钦兄弟的推动下,北宋书画家们逐步改变了“唐尚法”的一些规矩和桎梏,逐渐形成心情第一,笔法第二,不计工拙,不受约束,直抒心意,快乐至上的“尚意”风气。
      苏轼在欧阳修之后引领北宋文坛,他继承和发扬了欧阳修苏舜钦的尚意书法理论,认为“作字有至乐处”“于静中自是一乐事”,好的书法作品,是好的心境创作出来的,为心意所发,为性情所书,实在是人生乐事。宋董史在《皇宋书录》中又证明了蔡襄得法于苏舜钦:“襄学书三十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得苏子美(苏舜钦)苏才翁(苏舜元)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法。”在张丑的《元章四帖》中,又记载了北宋书法头牌米芾,也曾经向苏舜钦学习过书法:“余年十岁写碑刻,学周越苏子美札。”细观米芾的草书,确实有苏舜钦那种奇异隽秀又飘逸自如的书写风格。“北宋四大家”之一的黄庭坚也承认:“苏长史(苏舜钦)用笔沉着,极为不凡,然四十年来绝难得知音。”他还称赞苏舜钦是“翰墨豪杰”,并作《跋苏子美帖》,以宣传苏氏的作品和书风。连“北宋四大家”全都学习和推崇苏舜钦的书法,可见他的影响之广之深。
      欧阳修在《苏子美,蔡君谟书》中甚至绝望地说:“自苏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刘克庄在《后村题跋》中也说:“二苏草圣,独步当朝”,其中苏舜钦“尤工行草,评书之流谓入妙品。当时残章片简传播天下。”
      有史料载:苏舜钦和米芾曾在南阳观看过怀素的《自叙帖》。这说法有误。苏舜钦死于1048年,1051年米芾才出生,怎么能见面?
      欧阳修不但文章诗词名播天下,而且他本人也是书法大师。据清朝卞永誉《式古堂诗话汇考》记载,苏舜钦卒前7年(1041年),欧阳修曾写了一首《酬苏子美诗卷》,五言260字,并亲自书写赠送给苏舜钦。诗中高度评价苏舜钦“众美子美貌,堂堂千人英”,“其于诗最豪,奔放何纵横”,“语言既可骇,笔墨尤其精”,“而君兼众美,磊落犹自轻”。说苏舜钦这千里挑一的美男子,还是朝廷重臣,“高论吐峥嵘”,诗书也了得。另外,这幅字也是欧阳修少见的真迹。欧阳修这幅墨宝,在明永乐十一年秋,被太子少师荣国恭靖姚公获得,姚公自言,获得欧公的墨宝“如获夜光明月不胜忻喜。”可见,欧阳修留传下来的真迹虽然不多,但每一幅都异常珍贵。
      苏东坡评价说:“欧阳文忠公用尖笔乾墨作方阔字,神采秀拔膏润无穷,使后人观之如见其清眉丰颊进趋烨如也。”
      书法以外,欧阳修尤以金石学为开辟之功。他收集了从周朝到隋唐以来的金石器物,铭文碑刻,各类印章等上千件,经过仔细鉴别分类后,形成《集古录》。据学者考证,欧阳修的《集古录》是至今最早最全的金石学专著,对文化史特别是金石史的研究贡献极大。

·上一条:“多点零星散发”疫情的社会学思考
·下一条:支教小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