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闲话杂谈 > 正文
 
从艺四十年之回溯
(2018-1-25 15:40:00) 来源:南充

何朗生

艺术之师源于生活,艺术之魂贵于创造。在艺术天地里,只有那些不畏艰辛,勇于探索,善于求异的人,才可能留下深深的足迹。这是我2005年4月应《美术大观》征稿之邀说的一段话,也算是我从艺生涯的一种体悟吧!回忆起已走过的四十余年艺术追求之路,真可谓是五味俱全,风雨兼程而苦乐相伴。

求艺片段

1976年7月,我初中毕业,正处在“文革”的后期。当时仍执行推荐升学的政策,我们学校有两个本校教师子女,但只能推荐一人上高中。那位教师子女的家在当地有关系,吃得开,升学名额天然归他了,我便失去了继续升学的机会。其实凭心而论,我的学业和各方面的表现都比那位同学要强些,可当时的现实就这样,我们家也无能为力。那时的我身体素质也差,个子又很小,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我父亲是我和那位同学的班主任,主教语文。父亲在“文革”前也一直是本校的校长,只是“文革”一开始就靠边站了。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面对如此现状左思右想之后,便决定让我孤身一人去云南昆明、东川等地投亲靠友,拜师学艺。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靠我自己去奋斗,争取闯出一片新的天地来,也不付自己喜爱绘画的初心。在当时看来,这的确也算一个没办法的法子吧。

彩云之南实在风景迷人。雄奇的高山,碧绿的草甸,乳白的瀑流,幽森的树林,变幻的云朵,叮咚的山泉,七彩的花卉,真让我流连忘返,依恋难舍。无论是在昆明的翠湖畔,还是在嵩明杨林坝子的扎塘傍;无论是在高原茂密的丛林里,还是在淙淙流淌的小溪边;无论是在绵延起伏的乌蒙山腹地,还是在滔滔奔腾的金沙江之滨,都有我观光、写生的身影和挥洒的汗水。那繁华别致的城市公园和寂静旷野的小山村,那热闹密集的工厂辖区和新开发的露天铜矿,也有我采风、寻觅的串串足迹。

在云南我大约度过了一年的光景,其实也没能拜到什么名师。但我看到了大量当时最流行的大批判宣传画,感受到了产业工人和乡间百姓辛勤劳作的生活。也知道了工厂里太缺乏艺术人才,人们的文化生活枯糙乏味,也太需要文化养料的滋润。我便借住在幺姑和二家的时机,为邻居们画速写,或临摹一些自己喜欢的画来消磨时光。当时画得最多的是周恩来总理的肖像,周总理年初去逝,全国人民对他的崇敬之情仍是挥之不去,且很深切,人们借悬挂他老人家的遗像来寄托哀思与怀念。我幺姑是云南杨林大型机械厂的工人,他的邻居里有一家也是同厂的工人,而且是彝族人。该邻居家的几个孩子又特别喜爱看我画画,彝人师傅便邀我常到他家作客,为他们写生,或画领袖像,并张贴出来观赏。幺姑很担心我画领袖像画不好会出问题,常提醒我不要随便去画,也就是怕人抓辫子,惹出事端来不好收拾。毕竟那时还处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可我却初生牛犊不怕虎,对幺姑的担忧从不放在心上,还认为幺姑担心多余,胆小怕事。当然我画领袖像还是挺认真,的确下了很大的功夫,画出的作品还很受工人们的厚待。时间稍呆久了,人们对我便有了更多的了解,一些工厂的技术人员看中我,便把他们的孩子交给我,要求跟我一起学画,这些孩子大概要比我小几岁吧。

我本来是到云南拜师学艺,结果还成了娃娃头是我意外的事。想拒绝他们的好意,又开不了这个口,只好作罢,硬着头皮带领着这几个孩子学画了。这下我有了伴,很快融入当地人们的生活里去了,领着几个“学生”一起写生、搞创作。那时我们弄剪纸整木刻,成天忙这忙那,还显得很充实,搞出来的那些作品还有板有眼。作品虽显幼稚,但真还体现了我们当时的认知水平和绘画技能。在一些赏识我们的好心人鼓动下,还曾大胆地投过几回稿,不知采用否,也不得而知,可见我当时的那股勇气哟。那些看过我们作品的师傅们,丝毫也没小看的意思,都给我极大的鼓励。因此,那些日子里,我还常到工厂的车间里为工人们义务办墙报和板报 ,以此充分展示自己的特长。工人师傅们都很羡慕我有一手画画的本领,听了人们的评价,我真还有几分满足感。说句实话,云南的一年自学为主的学画经历也让我眼光开了,对生活的体验深了,对日后的从艺算是垫定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也更喜欢绘画了。

要说我步入正规的学画途径,营师的两年学习生活不能忘怀。我1977年末正好赶上了国家恢复考试,统一招生的首趟列车,(当时我已上山下乡当知青半年了)并很幸运地以优异成绩考取了营山师范。我读的是普师,什么都要学,美术是其中的必修课程。由于我对绘画的酷爱,在美术学习中很快就脱颖而出,得到了主教美术的赵无畏老师的青睐,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赵老师的得意门生。赵老师那时就已是全省知名的画家和专业老师了。赵老师教学循循善诱,一丝不苟,很有亲活力,有一手娴熟的中国工笔画技艺。他对我又特别关照,我除了美术课和课余时间认真习画外,可以说每个周末几乎都在赵老师家度过。这样一来,近距离看到了老师如何主题确定,构思构图,勾线设色,精细刻划,画面收拾,直到完成一幅完整的作品的全过程。绘画创作的系列流程我都了然于胸,绘画中潜移默化的作用是不用多讲,真可谓心领神会了。当然,那时也常按赵老师的要求画一些基础的东西,尤其是象素描、白描、速写都画得较多。有时,赵老师还拿出一些藏品和他的得意之作让我观摹,并耐心细致地给我指点、分析、示范。如象他早期的作品《晒新被》《回娘家》《打电话》《荒山变果园》和《香飘千里》等,我都仔细品阅过。他的老师赵蕴玉先生的作品我有缘也看过一些,对大师们的佩服之情犹然而生了。有了这些初识,这让我对中国画有了较系统的了解和认识,习画的兴趣也更加浓厚。赵老师还在学生中组建了一个美术组,我便是其中的骨干之一。记得赵老师还鼓励我们为县城的一些商场绘制大型壁画,有些名家的作品我们都在老师的指导下临摹过。所以,好多课余时间,我们都在做这些事。通过这些训练,我的视野更广了,动手练笔的机会也多了,一些作品上墙后,让观者欣赏、夸赞,成就感也就有了。自己的作品能参加学校的一些展出、比赛或获奖,学习劲头就更大更足,进步也就必然了,研习绘画也就成为了自己终身修为的事。

1979年下半年,我们开始到教学一线实习,我被分配到营山城守三小实习组。刚到实习学校不久,我就被抽到营山县喜迎国庆30周年绘画创作组。这次是由赵老师和县文教局的相关工作人员领衔,集中了全县的美术骨干。我们师范在校生中,只挑选了我和广安的张泽湘两人参加,县上统一安排食宿,专人负责,规格很高,翠屏山上的文化馆便是集中创作的基地。本次集中创作出的作品,主要是参与南充地区十一县市的竞选,最终获胜的画作,入展南充地区庆祝建国30周年大型美术作品展览。这是我首次参与的主题创作活动,显然期盼而热切。赵老师领着我们从收集素材,体验生活,题材筛选,构思设计,制作表现,完稿评选等各个环节一步一步地推进。我感到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而新鲜,完全是我从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和做法,颇有收获。当然,创作的艰难,表现的不易,我都体会深刻。在创作过程中,有时为了一根线条的勾勒,一笔色彩的渲染,一个道具的撂置,一个画题的拟定,都需要几番推敲,而且要多次去请教老师和同行们。也有把快完成的作品撕掉,推翻重来,直到效果满意为止的时候。确实,这次的历练,让我得益匪浅。也就是因为有了这次选派和集中创作,作品获得成功,我和妻子的最初相识到相恋,后成终身伴侣,我的绘画特长及对绘画的挚爱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几十年过去了,妻子一直陪伴着我走来,也很支持我的绘画爱好,她是我每件作品的初评者和鉴赏者。绘画为我们带来了快乐,体会现到了人生旅程的多姿多彩。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两次参加由县上统一组织的参观团,赴成都观看了全国美术作品展和全国科普美术作品展两大巡展。这也是我第一回看到画家们原作在高大宽敞的美术殿堂中展出,那种震撼,那种气魄,那种美的魅力让我崇敬、陶醉。这些作品冲刺着我的视野,可以零距离与一些绘画大师的原作对话。象徐匡的精细木刻,关山月的写意红梅,傅抱石的彩墨荷花……我都有机会过目。只不过那时的我,艺术修养尚浅,绘画基本功欠缺,美术欣赏能力也不高,不然,我的收获就会更大些。但这两次参观活动对我日后的求艺启迪和激励已是不言而喻了,也在我记忆深处烙上了深深的印迹。

1980年至1989年,我先后在营山的边远山区安固和县城一小任教,但主要是从事语文、数学学科的教学工作,与美术实在未沾边。开始几年里条件很艰苦,找不到知音和同道来与我探讨习画。老师们从早到晚都是忙着抓主科的分数,抓升学率,边远山区的学校谁还会有雅性来赏阅艺术,可我却不愿丢下自己的绘画爱好,凭着一股子热情,千方百计地利用工作之余研习绘画。也曾独自一人深入到流江河畔,烟顶山麓,边远村寨去采风写生,体悟自然,收集创作素材。寒暑假一定是我专心习画、创作的最好时间,这一点可不容质疑。苦练绘画基本功,巩固熟练自己的绘画技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那时通讯不便,我只有靠书信与赵老师交流、请教,征求创作图稿的修改意见。赵老师一次次的鼓励也让我能对绘画静心修炼,弃而不舍。很多时候,我还主动承担为学校办一些黑板报、墙报和主题宣传画的任务来熟练绘画技能。为当地老乡闺女出嫁画嫁妆 ,为县上书画展和文化馆橱窗画作品,也是我乐意去做的事。这些既强化了自己绘画的服务意识,也让我能对绘画情有独钟,始终不渝。

1989年9月至今,一直担任专职美术教师的我,虽不是科班出生,但也干得乐此不疲。1994年9月,我又考调入西华师大附小,背靠师大的艺术氛围,自己又先后加入了市、省美术家协会,还被四川民进书画院和南充市政协书画院聘为画师。参加各种形式的艺术交流活动就更容易,更广泛了。向有丰富绘画技能的老师学习,向同行中的佼佼者学习,向传统和自然学习。我在参与交流中感悟,在感悟中提高,在提高中丰满自己。这二十余年里,自己的文学艺术修养得到了全面的提升。我在市级以上刊物和省级以上的网站上,发表了400余首自己创作的诗词,还有多篇文章被刊物采纳,也有部分诗词获得全国和省级诗歌大赛奖励,极大地让自己的艺术修养上了一个台阶,让自己的绘画作品文学养料更充溢了。我还很好地把自己对中国画的喜爱与所教的美术学科有机结合,还借助自己是省美术教育学会会员的身份,参与了各级有关美术教学研究,少儿书画创作指导交流和比赛展出,教师书画作品的展赛也是自己演练不可缺失的机会,必定择其而参加。这样一来,又促进了自己绘画专长能力的提高和进步。可以这样讲,这一切的参与都是相得益彰,利大于弊收获颇丰。

我特别注重自己写生能力的训练。师大附小是全市的重点学校,与教学相关的教学活动很多,课堂教学任务特别繁重。自己又属南充市和顺庆区的教师骨干,多次担任市、区青年教师竟课和技能大赛的评委工作,长期担任南充市科技创新大赛科幻画的评委,以及社会多层次的学术交流活动。面对一不能放松本职工作,二又要兼顾市区及省上的教研活动,三是美术界、文学界的社会活动的必须参加,四是自己加入的民主党派活动也需要参与,且要发挥作用。能给予我习画的时间就相对很少了,针对如此长期的现状,我便想方设法去挤时间练习,绝不放松画技的操练。课间我就多在校园内写生,练钢笔画或画速写,也给学生们面对面观摩示范,形成正面的影响和诱导。以此做法来训练和强化自己的观察和表现能力,不去与他人闲聊,不让课间的时间浪费掉。每年的寒暑假就集中有计划、有目的搞一些专题画的创作。尽管南充夏天是火炉,酷热难忍,自己也决不会放过这些较充足属于自己可支配的时间。每个夏天我都要有一、二件成功且比较满意的作品问世,让同行和喜欢我画作的人士刮目相看,不可思议。同时,我还用外出开会学习的间隙,学校集体春秋游活动,自己到风景名胜观光游览之机,带上写生工具,挤出时间画了大量的钢笔写生,也算是为创作积累了很多素材,我有很多有一定影响的作品就出自于这些写生作品中。就这样自己靠长年累月的坚持不懈,绘技能逐渐趋向成熟,也赢得了人们的认同与欣赏。

蜀水巴山的丽景,云贵高原的风光,北国雄奇的山岚,南国广袤的田野,那是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都留下了我寻觅、猎奇、采风、写生的足迹。速写本中的张张写生作品也见证了我的爬涉,我的坚守,我的执着,也浸润着收获,全方位地让我的艺术修养与日俱增,渐入佳境,并苦乐其中。

几许收获

几十年习画从艺的时光转瞬间就过去了,我最大的收获应是明白了“人品重于画品”的含义。尚若人品和画品俱佳,那就是画家最高的追求了。一些绘画前辈,一些成就卓越的绘画大师,一些身边口碑不错的画家,包括我的恩师赵无畏先生,他们的修养,辛勤的耕耘,让我对“修德、处事、为人”在人生旅程中的地位和价值有了较完整的体悟,并在实践中不断地去检验,去总结,去提升。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只有把人品的修炼放在首位的人,才可能有更好的画品奉献人民,才可能为繁荣文化事业添加一抹亮色,且百花齐放,春意盎然。

1979年10月,我的处女作《新的起点》入展南充地区庆祝建国30周年美术作品展,并送往十一个县市巡展。该作品最终被省教厅相关部门收藏,让我的画作进入了较高层次的艺术殿堂。同月我也第一次来到南充出席了画展开幕式,并参加了相关的活动,聆听到了一些老画家的经验之谈和艺苑的新信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我创作了《勺勺甘泉》《摇篮》《人参》《童年》《山乡丽景》《冬梅》《初雪》和《觅食》等画作,或参加县上的书画展,或陈列于文化馆、文化宫,或入展地区书画展和四县联展,或到其它地区巡展等。有些作品被《南充日报》《家庭与生活报》《都市发展报》《四县卫生报》《教育导报》和《小学语文教学》杂志等刊物采用。也有作品拍成幻灯片在城乡播映,得到同行和广大观众的好评和肯定。其中,1994年7月,我创作的国画作品《摇篮》入展了四川省庆祝第十个教师节书画作品展,并喜获二等奖,被省教厅收藏。同年5月,我的一篇美术论文代表南充市中小学美术教育界,发表在省级刊物《学校思想教育文稿》上,引起了教育专家们的关注。这也是我学术方面的文章通过层层筛选,各级竞争,最终脱颖而出,被省级专业刊物采用的首篇学术论文。

1994年9月,我调入南充后,学术研究和绘画技能进步很快,取得的成果也颇丰硕。我获得了市级以上奖励八十余次,还获得了四川省特级教师后备人选资格,2010年底,破格评聘为中学美术高级教师。我参与了多种级别的美术课题或其它课题的研究,有时还担任主笔主研工作。我有多篇美术论文在《四川教育》《音体美报》《小学教学研究》和《四川师院学报》等省级以上刊物上发表。我有多幅画作入展全国、省、市级各种形式的书画展赛。其中有些画作还入编了相关画展的作品集;有些画作在《美术报》《人民教育》《美术大观》《精神文明报》和市级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有多幅画作被国内外藏家和友人收藏(法国、加拿大、美国等国均有我的画作被行家收藏);有多幅画作捐赠给慈善机构拍卖后支持了社会公益活动;也有多幅画作被名人故里或纪念馆珍藏。一些与此有关的事迹在《南充日报》《南充晚报》《嘉陵江》《四川日报》《四川通信报》《成都商报》《四川民进》和民进中央网站上作了报道。南充电视台也作过相关事迹的专题报道。值得一提的零星事件有:1996年6月,我有三幅画作分别获西华师大建校50周年书画展特等奖;1997年5月,我的钢笔写生作品获四川省美术教师技能大赛一等奖;2011年11月,我的国画作品《秋意浓》获全国教师书画作品竞赛一等奖;1998年8月,还应邀湖南昭山参加相关美术交淡活动。

近二十余年里,我作为一个美术教师,指导学生创作了数以万计的少儿作品,参加了中外多种形式的少儿作品展赛。有上千幅少儿作品获奖,或发表在全国各级刊物上。有些儿童画或选作邮票公开发行,或作为省级美术教材封面图稿。我曾多次代表南充市,以我校学生书画作品为主体,到四川省美术展览馆布展,并参加系列艺术教育交流活动,四川电视台也曾作过相关的消息报道。以此,我为自己所在学校和南充市美术教育争了光添了彩,赢得了主管部门,社会各界,专家同行的夸赞和嘉奖。一些报刊还以《数风流人物还看丹青》《艺苑耕耘者之歌》《花鸟画家何朗生》《何朗生国画作品被法国艺术家收藏》和《传播正能量,义捐见精神》等为题目,作了大量而详实的报道和评价。这也算是我耕耘、奉献之后的回报吧。虽取得的成果不甚壮观,或不足为叹,但从中也可看出自己对艺无止境,学海无涯,奋斗不停之情愫的一番领悟吧。

点滴感悟

从艺四十余年了,经历了很多,既有成功的喜悦,又有失败的愁绪;既有画技渐进的自勉,又有求艺艰辛现状的困惑。学画之路真还不是一片坦途,有鲜花和荆棘,有羡慕和嫉妒,有掌声和讥讽,沟沟坎坎,碰碰撞撞是平常之事。梳理下来一看,确还有很多过滤后需回味储存,值得道来,一吐为快的东西。

(一)“勤学若练,持之以恒”是求艺的必然途径。学画是门苦差事,你要想在此事业上有所建树,那必须要静心静气,忘我奋斗,要付出比常人要多得多的精力和时间。要坐得住冷板凳,要耐得住寂寞,要不忘初心,坚持不懈,胜不骄,败不馁。切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凭一时心血来潮去研习画事。要多动笔,多观察,多思考,多创作,求索不止。只有这样执着耕耘,砥砺前行,反复锤炼,才会取得进步,才会获取收益,也才会如愿以偿。

(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求艺成功的必用理念。这个理念是唐代画家张璪在艺术创作中提炼出来的名言。它在中国美学史上有着很重要的价值,让人们普遍认同并有所觉悟。此话的大意简而言之:“造化”即大自然,“心源”即作者内心的感悟。此艺术理念也就是说艺术创作来源于大自然的师法,但是自然的又并不能够自动地成为艺术的美,对于这一转化过程,艺术家内心的情思和构设是不可或缺的。现实是艺术家创作的根源,应当师法自然,要坚持艺术与现实的充分融合,不唯古人,不唯传统,不唯旧规旧矩。我们知道,艺术从本质上讲不是再现模仿,而是更重视主体心智的抒情与表现,也就是主体与客体,再现与表现的高度统一。所以,我们要在绘画中独辟蹊径,有特色,有风格,就必须以大自然为师,再结合自己内心的真实体悟,然后才有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又承载着华夏传统文化的遗风,有中国风骨的艺术作品自然呈现于世人眼前。

(三)“诗化的画,画的诗化”是求艺必须追求的内涵。而与此十分吻合的观点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一观点的提出,却是宋大文豪苏轼对唐代山水画兼诗人王维的高度评价,已成为千古的不刊之论。此言论对后世的中国画家影响很大,得益较深,已入情怀。何为有如此大的功用呢?这里主要强调了画中的本源与文脉,文学与画艺的融合。画家要博彩众长,取前贤之精华,成一家之风貌,就必须以诗为魂。诗情画意,文化精神,艺术境界,这是要靠画家本人在自己的作品中去体现,绝不能把文学与画艺对立且分离,一意只注重画技。所以,人文精神和哲理思想的展示也要靠画家在自己的作品中去有机结合。可是,一个画家要想做到这些,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有梅花吐馨香。也就是说历练、体悟是任何一位卓有成就画家的必走过程,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因而,他必定要加强画外功夫的提炼,加强文学的修行,去从诗词歌赋中吸取文学养料,从文学经典中去感悟情怀,以此滋润自己内心和精神境界,从而才有可能作用于自己的画作。让自己的画作涵蕴着诗意的文学芬芳,更有中国传统绘画的血脉与气韵。也只有这样,你的绘画作品才真正具有清新与灵动,古朴与典雅的人文精华和中国风味。这也充分说明了绘画艺术中的精神性,你的画作才立得起,才受人看,也才有内涵和品味。诗化情则全面地体现了一个艺术家在综合素养上的造诣与艺术境界的高低。

(四)“兼容并蓄,勇于创新”是求艺的自觉归宿。“笔墨当随时代”是清代大画家石涛的名句。这里不难看出,笔墨为时代代言,寄托着传承、发扬古之精髓时,必须要敢于创新,善于求变。不然的话,中国绘画就没有发展可言了。如果一味地模仿、临摹、泥古,一个劲地去学习古人,不擂池一步,那他将永远被古人甩在后面,甚至是倒退。因此,只有敞开心肺,广泛摄取,去粗存真,努力革新,大胆求异,不断探究,才有可能有好的前景呈现。也才有可能拥有自己画作的特色,并画出体现中国精神,传统气韵,时代气质的作品,以提振民族之精、气、神,而不对这个时代。

(五)“自知之明,虚心谦卑”是求艺者必备的品格。人贵有自知之明已是常言,什么是“自知之明”呢?那就是自己能知道经常反思,知道自己的优势与缺陷,知道自己的观点是错还是对。一个人要有自信心,但自信不是自大,更不是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水平最高,别人都不行,自己的观点绝对正确,老子天下第一。这样的人不会大有作为,要栽跟斗无疑。只有虚心谦卑,自以为非的人,才会听得进他人的批评与指正,看得到他人的长处与闪光点,便会去采纳他人的好建议和经验。也就不会看不起别人,能容纳别人,而不去贬乏别人的水平怎么怎么不如自己。也只有这样知不足而长进,促使自己的水平不断提高,自己的观点不断完善;也只有这样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向古人学,向智者学,向先贤学,虚心请教,不耻下问,与人为善,和睦相处,共同进步;也只有这样努力去做一个明白人,与世无争的人。淡泊宁静,苦行修性,方能至远而到达彼岸。

·上一条:用中国速度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下一条:我为劳动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