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芳草文苑 > 正文
 
“年”想
(2018-2-8 14:24:00) 来源:青羊总支

何春


    2018年1月27日,天空中洒着时密时疏的雪珠子,猎猎寒风阵阵袭来。青羊民进二支部组织会员们前往蒲江箭塔村参加了“年猪祭”活动。
    箭塔村,位于成都市蒲江县甘溪镇,得名于村中一座千年古佛塔----“箭塔”。传说三国时蜀汉丞相诸葛亮约定蛮子退让一箭之地,桥是弓,塔是箭,并于此发射一箭,箭飞射到大渡河西打箭炉(康定)山崖上,蛮子退到打箭炉,因此后来称此塔为箭塔,并以箭塔作为村名。另有一个传说该塔为蛮子所修,也被当地人称为“蛮塔子”。
    天气虽然寒冷,会员们参加活动的热情却丝毫未减,年猪祭活动也搞得丰富多彩。村民们吹着唢呐,抬着刚宰杀的年猪,沿着村中小道招摇过市。道路两旁满是参加年猪祭活动看热闹的群众,还有摆摊设点向外来人员推销本村特产的村民,特产有茶叶、竹编、米花糖、耙耙柑、土鸡(蛋)、土猪肉、腊肉等,不一而足。人人嘴角都泛着幸福的微笑,年的味道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看着那头头顶大红花,身披大红绸、安详的趴在轿子上任由村民们游街示众的大白猪,我回想起了小时候看杀年猪的情景。
    当时,我家住在我妈厂里的家属区,家属区外是广袤无垠的农村。我童年的大部分美好回忆都驻留在这广袤的农村天地里。春天,小河沟里摸鱼;夏天,山野里逮蚱蜢;秋天,田地里挖荸荠;冬天,去附近农民家里烧柴火、烤红薯。当然,最不能错过的年末大戏便是看农民杀年猪。
    寂寥的冬日,我正在家里看电视或写寒假作业,突然隔壁家的小伙伴一阵风似的跑来,兴奋的大喊:“快出来,张家杀猪了”,我便丢下电视或作业,和小伙伴一起飞奔到张家的院子里。院子里早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有吸溜着鼻涕、脸蛋冻得通红的小孩子,还有同样挂着清鼻涕,吧嗒吧嗒抽着叶子烟的老人,总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无一不在翘首企盼着杀猪大戏的开幕。我们猫着身子,钻进人群,看到三、四个大人正攒着劲把一头大肥猪往一块木板子上按,有的按头,有的按背,有的按猪蹄,木板就是猪的行刑台。猪仿佛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用尽身上所有气力,声嘶力竭的撕喊着,虽然嘶喊得震天动地,但终究摆脱不了被杀的命运。旁边,一个妇女正往一口临时架起的大锅下添柴火,锅里的水冒着滚滚白雾,感觉只需再多添一把柴火,水就会翻滚起来。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一手提着一把杀猪尖刀,一手端着一个大盆子,走到猪的面前。他把盆子放在离猪脖子下方稍远的位置,盆子里依稀能看到已经放入了少许清水。此时,猪已经没有了刚才奋力嘶喊的气力,被几只大手牢牢按在板子上,只能大口的喘气,嘴里随气息喷出一口口白气,后腿偶尔会蹬踏一下,向命运做最后的抗争。那位中年男人在猪的脖子处轻轻按捏几下,估计是在考虑下刀的位置。然后,只见他提起刀,照着脖子某处用力一插,一把长三十多厘米的尖刀整个插入了猪的身体,只留下刀把和沾满了猪血的手,随之快速抽出,猪血便如泄洪的水坝狂飙了出来,放在地上的盆子正好接住了飙出的猪血,杀猪的人用手在盆子里来回搅动了几下。后来听大人说,其实之前放进盆子的水不是清水,而是盐水,把盐水混进猪血里进行搅拌是为了让猪血的口感更加嫩滑,不加盐水的猪血会很快凝固,而且吃起来非常粗糙。随着猪血的流出,猪在众人的按压下渐渐没有了动静,最后连弥留的一丝气息也被抽走。猪刚断气,趁体温尚在,便由另一人在猪的一条后腿处割开一个口子,然后将一根小指粗细的空心铁管子从开口处戳进猪皮里面,大概十厘米左右,然后用嘴对着铁管子朝猪身体内吹气,这可是一个需要极大肺活量的活儿,吹气的人腮帮子鼓得像一个皮球,嘴不离管,靠鼻子吸气,再用嘴将气送到猪皮下。几分钟后,猪的身体便如发了面的馒头一般鼓胀起来。这时,早已守候在旁边的那位烧水的妇女用水瓢舀起已经翻天滚地的开水淋在猪的身上,全身刚淋遍,又有一人立马拿起猪毛刮子快速的剃刮猪毛。刚才为什么要在猪皮下吹气,就是为了分开皮和肉,皮鼓胀起来,毛孔张开,猪毛便刮得又快又干净。猪毛刮净后,这只猪是真正的又白又净了。这时,院子的主人在房檐的横梁上搭上一根粗麻索,麻索的一头挂上了一根指头粗细的铁钩子,刚才按压猪的那几个人一起托起那头大肥猪,将脖子下的刀口处挂在铁钩上。然后,刚才杀猪的那个人拿起尖刀,从刀口处往下使劲一划拉,猪被开膛破肚,肚肠等内脏哗哗的掉入放在猪身下的一只大桶里,没有掉入桶里的其它内脏再由杀猪的人一一割取下来,最后,便是一块块的切割猪的躯体……
    对小孩子而言,杀年猪是如此的精彩刺激,绝对不容错过,犹如当时的《西游记》,每天只要一开演,我们几个小孩子便会站在自家门口,朝巷子里喊:“西游记开始啦!”(我们住在一条长长的巷子里,犹如一列火车,巷子的名字被厂里的工人戏称为“火车头”)。能享受此种待遇的电视剧还有墨西哥的《坎坷》和美国的《神探亨特》,那时的文化娱乐节目是如此的匮乏,以至于观看这些电视剧便成了劳累一天的人们休息放松的最好方式。
    时间一晃多年过去了,自从搬离了火车头,我便再也没见过杀年猪。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时代一天天的发展,一些古老的传统和风俗也渐渐的消失不见了。人们总是在感叹如今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和平时没啥两样。曾经,过年是一家老小都翘首企盼的时刻,因为过年才有新衣服穿,才有肉吃。如今,吃穿已不是老百姓首要关注的问题,如何让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生活品质逐步提高才是老百姓的心头所想。所以,你可能已经看不到过年时祭拜灶神菩萨的庄重场景,也可能会对逛庙会、扭秧歌、踩高跷等曾经过年必备的热闹景致日渐疏离,但是,你可以在过年时邀上亲朋好友吃上一顿丰盛的大餐,也可以待在家里收看让你眼花缭乱的电视节目,还可以选择出国游玩。如今的过年已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辞旧迎新,还意味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创新,未来的生活将会更加多彩多样。
    你可以感叹,可以怀念,但不要抱怨。传统与现实仿佛一对共生的兄弟,有时矛盾,但却始终相互依存。我们可以在吃着年夜饭的时候,憧憬新一年的美好生活,立下新一年的奋斗目标,同时也可以缅怀逝去的亲人,祝愿他们在遥远的地方也能幸福的生活。或许,我们也可以在观看春晚的时候,突然回忆起儿时大年三十夜的情景。漆黑清冷的夜里,我们几个小孩子兜里揣着用压岁钱买来的小烟花,比如“小蜜蜂”和“降落伞”,每人轮流着掏出兜里的宝贝,放在地上,点燃,看着小蜜蜂旋转着吐出五彩的焰火,看着降落伞发出明亮的火焰,慢慢升空,然后“砰”的一声炸开,天空中徐徐落下一个小巧的降落伞,引得我们竞相争抢……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国家昌盛,民族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只要生活过好了,每一天都是在过年,这也是老百姓心中共同的中国梦。

·上一条:明月峡遐思
·下一条:启航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