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 闲话杂谈 > 正文
 
苏舜钦因“进奏院狱”断送前程的历史真相
(2018-11-1 11:21:00) 来源:绵阳

陈和平

 

众所周知,宋代有“南三苏”和“北三苏”闻名于世。南三苏指四川眉山以父亲苏洵,儿子苏轼苏辙为代表的北宋文学家。他们在宋仁宗晚期的嘉佑年间到达东京开封,受到欧阳修的高度赏识和大力推荐,才华被世人认可并争相传颂。北三苏一般指绵州盐泉(今绵阳市游仙区玉河镇)的苏易简及其孙子苏舜钦苏舜元。苏氏家族是宋朝时期的名门望族。如果加上苏易简儿子苏耆(进士及第,官至工部郎中,著名文学家书法家),苏耆的小儿子苏舜宾,这一状元四进士的三代应该称为“北五苏”。其家世之显赫,影响之巨大,丝毫不逊色于“南三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北五苏”的研究和宣传工作做得不够,古盐泉县也鲜为人知。四川首批历史文化名人苏轼人选,“北五苏”却无人提及。

我们认为,如果评选四川和绵阳历史文化名人,绵阳历史上第一是唯一的状元苏易简应该入选苏易简的孙子苏舜钦也当之无愧。

苏舜钦(1008-1048),字子美,著名文学家,被誉为“北宋的李白”。但是在他官运亨通,文采大发之际,却因为一场普通的饭局,引发历史上著名的“进奏院狱”,中断了他的美好前程,也使他的文学才情大受影响,最终没有李白那样的成就。有史料记载:“子美,绵州盐泉人。做过县令,后任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被诬革职,隐居苏州沧浪亭以终。北宋诗文革新代表。”至今多数学者认为他是被守旧派诬陷,只有少数人持相反看法。

那么,苏舜钦因一场饭局而革职,到底是罪有应得还是被诬蒙冤?这不但关系到怎样研究和评价苏舜钦的人生价值,还关系到如何认识这场闹得轰轰烈烈的“进奏院狱”,对北宋庆历年间政治文化的重大影响。以古鉴今,我们更可以通过回顾这段历史,加深对党中央提出的“八项规定”的理解,从而增强从严治党的自觉性。因此必须要辨别清楚。

 

导致“进奏院狱”的饭局是怎样发生的?

 

北宋庆历四年秋(1044),朝廷的进奏院按照传统又要搞“秋季祭神”活动了。有官员提出:今年就不在食堂搞了,安排到外面去热闹一番。作为监进奏院的苏舜钦同意了提议,但是钱不够。于是苏舜钦叫下属把进奏院多年积蓄下的废纸,未发出的旧报,成堆的草稿纸和废信封等拿去卖了钱。仍然不够,苏舜钦又自己补进一些钱。找了一家开封城内的酒楼,邀请了一些同僚官员和文学大家,还请了几个陪酒的妓艺,大吃大喝了一顿。酒喝得高兴,有人借酒作诗,有人醉倒酒楼,有人与妓艺猜拳行令。闹到深夜时分,御史中丞王拱辰拿着宋仁宗的手谕赶来,把这伙人抓了个“现行”。这起记载于《宋史》的“饭局”立即“震动都邑”,全国议论纷纷。不就一顿饭吗,为什么会闹出天大的动静呢?

其一是在庆历四年春,朝廷已经严厉处罚了一起官员吃喝大案。读者应该记得,范仲淹的传世之作《岳阳楼记》第一句就是“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身为副相的范仲淹主持推进庆历新政,派滕子京去岳州建功立业,谁知滕子京去后喝了几次酒,被人举报。不但滕子京受到朝廷处罚,连范仲淹也被宋仁宗严厉训斥。好在滕子京犯错知改,随后不但修起岳州大堤,还建设了岳阳楼,防洪旅游两不误,范仲淹也有面子,给他作赋。

其二是参加进奏院“饭局”的大都是有鼻子有眼的人。组织者苏舜钦是正部级官员,贵宾有当朝副相加文坛领袖欧阳修;朝廷大员,文坛大家梅尧臣等。告发者李定听其舅舅梅尧臣说有这个饭局,便找到苏舜钦,提出自费参加。苏舜钦说,你官小了,文学层次也不够,拒绝了。李定生气了,跑到御史台告发他们公款吃喝,这才引出“惊天大案。”

其三是这个饭局不是私人宴请,也不是某个单位聚会,而是私自出卖公家的废旧纸张信封,既是公款吃喝,又是假公济私,面向朝廷大员和文坛大家,社会影响恶劣。

朝廷处罚决定很快就下来了,欧阳修作检讨,“北宋第一诗人”梅尧臣受罚。而苏舜钦最重:开除公职,永不叙用。苏舜钦自然不服,他认为滕子京喝了几次酒都没怎样,自己才喝一次酒就如此重罚。而且每年秋季祭神,各部门都在互相宴请,为什么独独抓进奏院?更冤枉的是“公款吃喝”,多年的废旧纸张不用也是浪费,就是卖了也才几个钱?大都是自己贴的钱啊,怎么自己就成了“一失足成千古恨”?

苏舜钦开始找人说情。他首先托欧阳修帮忙。欧阳修不但是参加者,也是御史中丞王拱辰的老同学。但是欧阳修刚刚因为此事受到处理,哪敢再替他说情?苏舜钦见他不开口,又去找范仲淹。此时因庆历新政推行不力,范仲淹已经下岗说不起话了。苏舜钦只好厚着脸皮求自己的老丈人,当朝宰相杜衍。谁知杜衍也拒绝了。把他教训了一顿不说,还告诉女婿娃:仁宗皇帝就是要借此整顿朝廷公款吃喝,杀鸡给猴看,王拱辰是奏报了皇上,拿了仁宗的圣旨,才敢来抓你们的,你想想,这满朝文武百官谁还敢给你们说情?

找人说情是指望不上了。苏舜钦于是以攻为守,告发专案组长王拱辰是前朝宰相吕夷简的人,借助查办公款吃喝案,要打倒推行新政的杜衍和范仲淹,要抹黑包括自己在内的改革派,试图为保守派吕夷简翻案,重新上台。他以为把此事提高到政治派别斗争,一定会引起朝廷注意。谁知仁宗清醒着呢,根本不理他。苏舜钦又分别写信给欧阳修和范仲淹,发牢骚说,朝廷以及地方每年秋季祭神和春节团聚,都是这样在解决经费,公款吃喝的也不在少数,为什么偏偏拿我当典型?滕子京公款吃喝多次照样当官,我凭啥遭这么惨?

苏舜钦把司刀令牌算是耍完了,却没有任何效果,他对官场彻底绝望了,带着十二万分的委屈,愤懑和不甘,举家离开京城开封,迁到苏州,并在此地修建了著名的沧浪亭,以酒浇愁,游山玩水,终了此生。现在沧浪亭已经列入了世界历史文化遗产。

 

“进奏院狱”对苏舜钦的处罚是不是“冤案”?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进奏院是一个什么机构?进奏院从唐朝就开始设立了,主要职责是收集中央的最新动态,抄录朝廷各部委的文件,编印整理后发送各地方执行或者参考。各地方有什么需要上报的事情或者资料,由进奏院收集选择后,报送朝廷各部委或者皇上,起到上情下达,下情上达的信息中心的枢纽作用。相当于现在的中办国办以及各地驻京总办和信访总局的综合职能。可想而知,这个机构虽然名气不大,但是在唐宋两朝却是相当重要。不同的是,唐朝的进奏院是由各地出人出钱设立的,中央想管却不好管,就如同前些年各省市自治区在北京设立的驻京办,主要听从各地方的管理。因此在唐朝多次发生了假传圣旨,私传皇家机密,贿赂朝廷大员甚至暗杀朝廷官员等重大案件。

北宋从太祖一朝开始,就吸取唐朝的教训,把进奏院列入中央直属部委,一把手由皇上任命,所有经费由中央划拨。这样就加强了进奏院的地位和管理。而宋仁宗把苏舜钦提拔为正部级的“监进奏院”,除了看重他名扬天下的文章才华外,御史中丞王拱辰的极力推荐也起了很大作用。因此“进奏院狱”爆发后,苏舜钦总是认为王拱辰在“挟私报复”他,是毫无根据的,王拱辰其实是他的恩人。

另外,对苏舜钦处以“开除公职,永不叙用”是重了还是轻了?表面看,用少量卖废旧纸张的钱吃饭喝酒,与滕子京多次拿公款吃喝并且接受地方官员大户轮流宴请,确实对他太重了。但是滕子京案爆发后,朝廷已经三令五申严禁公款吃喝,苏舜钦却充耳不闻明知故犯,这就踩了仁宗皇帝的红线,肯定要加重处罚。按照宋代法律:“私卖公物杖90。”把进奏院大量的纸张信封卖了,虽然是废旧的,但也是公物,卖的数量又多,还用于哥们同僚吃喝,已经超出了“公使钱”的使用范围。没有打你90大板就不错了。宋代法律还规定:“用妓乐宴会者,杖80”,“预妓乐宴会者,各徙二年。不应赴酒食而辄赴,各杖一百。”参加喝花酒的打80大板,不该去而去了的打100大板,而组织发起喝花酒的判流放二年。但是这次“进奏院狱”中,该打的板子一个没打,苏舜钦也没有被流放。可以说,朝廷把这起已经触犯法律应该刑事处罚的案件,降格为一起违纪事件轻轻放过,已给了苏舜钦很大的面子。

我们再换一个角度看。北宋的历史背景板上,总有酒局在关键处闪现。比如宋太祖发动陈桥兵变,就是酒起了作用。959年周世宗柴荣驾崩,7岁儿子柴宗训即位为周恭帝。次年正月初一,传闻契丹南下攻周,恭帝派驻守开封的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率军御敌。赵匡胤与赵普,赵光义等密谋,与京城守将石守信,王审琦等里应外合发动兵变。当夜赵匡胤假装喝醉了酒,在睡梦中被将士把黄袍加在身上,山呼万岁,拥立他穿着黄袍入朝,强迫恭帝禅位,以宋代周。这就是成语中“黄袍加身”的典故。后来宋太祖怕军队将领位高权重故伎重演,把自己的江山也干翻,就请统领重兵的将帅喝酒,酒席上乘哥们不防备,又演绎了“杯酒释兵权”的典故。当宋太祖先后平定扬州节度使李重进,荆南节度使高保融,后蜀孟昶,南汉刘鋹,南唐后主李煜等地方割据势力,刚刚把皇帝宝座坐稳,却在开宝七年11月(974)突然死去。据传是宋太宗赵光义请他喝酒,弟弟酒中下毒,把哥哥害死了,又演出了一幕“杯弓蛇影”的千古之谜。到了仁宗的庆历年间,朝廷大力推行新政,却非常不顺利,许多官员沉醉于酒色财气,无所作为,官场流行迎送往来的宴请之风,喝花酒睡官妓处处可见,奢靡腐败弥漫于中央和地方,官场和社会。传世名作《清明上河图》中那70多家茶馆酒楼,就真实反映了北宋期间吃喝风之盛行。这对于一心励精图治有所作为的宋仁宗,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此拿名气极大的苏舜钦开刀,借此整顿吏治,杀一杀吃喝风,加快新政的推进,就是从严从重处罚“进奏院狱”的特殊历史背景。

酒与苏舜钦家族也有不解之缘。就拿从苏易简到苏舜钦这三代中最杰出的五位(一个状元四个进士)来说,绵州状元苏易简生于后周显德五年(958),卒于宋太宗至道二年(996),仅活了39岁。当他被宋太宗钦点为庚辰科状元,并决定以“君臣千载遇”的恩宠培养他时,只有22岁。苏易简被火箭般提升为参知政事(副相),并为朝廷的政治经济以及科举吏治等作出了重大贡献,在文化文学上的贡献更是流传千古。但是苏易简继承了家族好酒贪杯的传统,宋太宗采用写戒酒诗,当面劝说,督促母亲教育,甚至叫人举报,把他贬到地方当小官,他仍然是酒性不改,最终喝死在外放的陈州,辜负了宋太宗的期望。

苏易简最有出息的小儿子苏耆,生于宋太宗雍熙三年(987),卒于宋仁宗景佑二年(1035),仅享年49岁,官至工部侍郎,河东转运使(相当于运输部次长),而且是负责为北宋与西夏战争一线筹集物质督运粮草。他的好酒贪杯好像可以原谅,一是工作劳累路途艰苦,不喝酒撑不住;二是疑似没有喝酒贻误军情的事发生。苏耆的大儿子苏舜元活了48岁,小儿子苏舜宾只活了30岁左右。本文主角苏舜钦也好不到哪里,只活了41岁。父亲加三个儿子都是进士,都有官当,尤其是苏舜钦因父赐予进士,授任荥阳太尉,官声很好。他却主动辞官说:“我不要朝廷照顾,我要凭真本事去考科举。”果然在26岁那年他考中进士,入士后历任蒙城(安徽),长垣(河南)县令,大理寺评事,集贤殿校理。

可惜的是,他们与状元父亲和状元爷爷苏易简的性格习惯一样,都毫无例外好酒贪杯,严重损害了身体健康,都是早早过世,未能作出更大更多的贡献。

苏舜钦在苏州沧浪亭隐居四年后,庆历八年开封突然传来圣旨,朝廷重新启用他,任命他为湖州长史。虽然这个四品官与原来比小多了,但也表明朝廷并没有一棒子把他打死,仁宗皇帝还是想到他的,还要重新启用他。但他不领情,认为没有平反诏书,问题还是不清楚,拒绝上任,满怀忧伤愤慨之气继续喝酒。就在这年12月,病故于苏州。

              

         “进奏院狱”掩盖不了苏舜钦人生的光辉

 

人生的价值不能单纯以寿命的长短来评价。“进奏院狱”尽管是苏舜钦在官场中的一次污点或者挫折,但是也不能掩盖和抹杀他在北宋政坛的巨大贡献。

庆历初年,参知政事范仲淹为代表的改革派主张推行新政,向仁宗皇帝上了十事条陈,即: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命令。这些建议对于整顿刑案监狱,加强边防武装力量,推进科举选择人才,贯彻中央大政方针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均公田厚农桑减徭”等,又直接打击和损害了许多皇族,官僚以及地方豪强的利益,因此受到了后宫和朝廷保守势力的抵制。当时苏舜钦积极支持坚决贯彻新政,同改革派站在一起此之前的天圣七年,他还曾上疏阻止宗和太后重新复被烧毁的玉清宫,认为玉清宫过于奢华,被突然失火烧掉是上天的惩罚,应该吸取教训,而不应该劳民伤财复修,“导致海内虚竭今若再大兴土木,则必财力耗于内,百姓劳于下,何以为国?”后又上书“三司计度经费,二十倍于祖宗时”,批评朝廷机构任意浪费钱财,引起了一些权贵的不满。他的这种直刺弊端敢于冒犯天颜的性格,与范仲淹非常一致。有一年仁宗皇帝提出要率领文武百官为太后刘娥拜寿,范仲淹居然上书反对,说身为天子在公开场合不能跪拜太后,而且仁宗已经20岁了,你太后不要干政了,快把权力还给皇帝吧。这件事把仁宗和推荐范仲淹的宴殊吓了个半死,幸好太后刘娥并没有计较他,北宋朝廷对文人谏言也很宽松,才容得下心直口快的范仲淹苏舜钦等

苏舜钦在地方和朝廷大理寺集贤殿进奏院任职期间,恪尽职守,造福人民,清正廉明,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客观真实地向朝廷提供各地官场和民间的实际情况。《宋史》也称赞说“舜钦少慷慨有大志”。这位从小就胸有大志,要当国家栋梁的大才子,除了办这次饭局撞到了宋仁宗的枪口上引发“进奏院狱”外,几乎是无可挑剔的好官。

虽然宋仁宗极力推进的庆历新政很快无疾而终,保护皇族及权贵利益的保守派把范仲淹和杜衍也先后赶下台,但是苏舜钦无论是身在高位还是被贬苏州,始终保持了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操,关心时局,贴近民生。他在诗词文赋创作中,拒绝华丽空洞,无病呻吟,提倡唐朝诗人优秀的文人风骨,为社会生活和人民群众而作。他在《石曼卿诗集序》中说:“诗之于时,盖亦大物。”诗可以反映“风教之感,气俗之变”,若统治者有“采诗”制度,就可以据以“弛张其务”,达到“长治久安”。他批评“以藻丽为胜”的文学风气,大力提倡诗歌“任以古道”,应该为政治生活和国家民族服务。他赞扬石曼卿的诗能“警时鼓众”,具有积极进取的精神,应该成为诗歌创作的榜样。
  作为身居高位的文学大家,苏舜钦的诗常常触及一些严峻的现实问题。他在长诗《庆州败》中,记叙了北宋与西夏战的失败,痛心疾首地批评朝廷重文轻武,长期在巩固边防上的麻痹和松懈,指责作战的统兵将领自私无能“国家防塞今有谁?官为承制乳臭儿。酣觞大嚼乃事业,何尝识会兵之机?”在《吴越大旱》中他写到一方面饥荒病疠使“死者道路积”,另一方面官府为了应付与西夏的战争,仍无情搜括粮食,驱使丁壮劳力上战场,致使“三丁二丁死,存者亦乏食”,最后以“胡为泥滓中,视此久戚戚。长风卷云阴,倚柂泪横臆”之句,表了自己内心的痛苦,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他在《城南感怀呈永叔》的诗中,首先以“春阳泛野动,春阴与天低。远林气譪譪,长道风依依”歌颂了大自然的美景,然后把笔力转向民间:“去年水后旱,田亩不及犁。冬温晚得雪,宿麦生者稀。前去固无望,即日已苦饥。”之后进一步描述了因为饥荒造成的民间惨状:“十有七八死,当路横其尸。犬彘咋其骨,乌鸢啄其皮。”并以“高位厌粱肉,坐论搀云霓。岂无富人术,使之长熙熙?相对照,直斥权势者和豪强们荒淫与无耻。

作为北宋诗词文章革新的先锋和旗帜,他与穆休一起提倡古文运动,比欧阳修,尹洙推行古文运动还早。他的诗歌创作中既有李白的才气横溢和豪放浪漫,也有杜甫的悲天悯人和热情奔放,还有白居易的贴近民生和平易近人;当然,也不缺少失意,孤独,悲愤和苦闷,如:“我今饥伶俜,悯此复自思:自济既不暇,将复奈尔为?愁愤徒满胸,嵘峵不能齐。”他与宋诗词开山祖师梅尧臣合称为“苏梅”,但是在反映时局,批判时弊,为民鼓与呼上,他比梅尧臣更直接更尖锐。文坛赞誉他是“北宋的李白”,还是有根据的。他在《对酒》诗中侍官得来太行颠,太行美酒清如天,长歌忽发泪迸落,一饮一斗心浩然。嗟乎吾道不如酒,平褫哀乐如摧朽。读书百车人不知,地下刘伶吾与归”等句,确实有李白那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狂放和豪迈。《宋史》专列《苏舜钦传》并说苏舜钦“时发愤懑于歌诗,其体豪放,往往惊人”。在北宋众多诗人中,他确是有些唐人的气味。尽管他的性格有些偏激,文学理论表述略有迂腐,但是饱读诗书,学识渊博,经常“以酒佐读”,在创作中意气风发,直抒己见,充满爱国爱民情怀,显得朝气勃勃,没有虚伪守旧的伪君子形象。

      移居苏州修建沧浪亭,写作流传千古的《沧浪亭记》

“进奏院狱”后,苏舜钦举家迁到苏州。有一天路过学宫,看见东面的高树和绿草郁郁葱葱,有高高的码头,宽阔的水面。沿着杂花修竹掩映的小径走去,又看见有六十寻方圆的荒地,三面临水,小桥南面更加宽阔,四周林木环绕。他问附近的老人,获知是吴越国王钱氏家族的亲戚孙承佑的废园。他非常喜欢这个地儿,用四万贯钱买下来,在北面修了个亭子,取名为“沧浪亭”。他常常乘着小船穿着便服到沧浪亭游玩,心情洒脱,忘记过去,或把酒赋诗,或仰天长啸。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与鱼同游,与鸟同乐,身体得到了休息,心灵得到了净化。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没有邪恶,人生的道理也就明白了。他反思自己以前在名利场,每天与细小的利害得失相计较,与自己现在这轻松浪漫的情趣比较,显得以前太庸俗了。他乘兴而作,写下了流传千古的散文名篇《沧浪亭记》。开篇就说:“予以罪废,无所归。扁舟吴中,始僦舍以处。时盛夏蒸燠,土居皆偏狭,不能出气,思得高爽虚辟之地,以舒所怀,不可得也。”说自己因罪遭贬,乘船南游,起初窝在小屋,时在盛夏,气都不能出,想到高旷清净之地舒展胸怀,却办不到。当修建沧浪亭并安居此地后,认识到:仕宦之途,名利之场,最容易使人陷入其中;自古以来许多有才有德之士,因为政治上的失意而忧闷致死,都是因为没有悟出主宰自己,超越自己的方法。“予既废而获斯境,安于冲旷,不与众驱,因之复能乎内外失得之原,沃然有得,笑闵万古。尚未能忘其所寓目,用是以为胜焉。”自己虽然被贬,却获得如此胜境,内心和形体得到安抚,已经超凡脱俗了。

可以看出,“进奏院狱”后,苏舜钦的诗文创作,描写现实的激情大减,几乎没有反映政治事件和社会问题的作品,隐居局限了视野,寄情山水的作品增加,反映了他寄情自然风景,逃避现实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一迳抱幽山,居然城市间。高轩面曲水,修竹慰愁颜。迹与豺狼远,心随鱼鸟闲。吾甘老此境,无暇事机关”,这首《沧浪亭》真实写出了他人生后期的思想境界,远离世态炎凉和官场黑暗的淡定以及蒙冤受壮志难酬的悲愤。

据绵阳学者刘文传《绵州盐泉苏氏研究概览》介绍,苏舜钦不但是北宋著名文学家和诗歌评论家,还是著名书法家,与其兄苏舜元称霸北宋书坛,时称“二苏”。刘克庄在《后村题跋》说:“二苏草圣,独步当朝,”苏舜钦“尤工行草,评书之流谓入妙品,当时残章片简传播天下。”文豪欧阳修喜欢苏舜钦的诗文,更爱其书法,称赞他的书法“乃柳公权之法也。亦尝较之斜正之间,便分工拙”,又说“自苏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大书法家黄庭坚称赞“子美于蜀绫纸上楷写字极端劲可爱,似古人笔劲。”苏舜钦提出“学书为人生一乐事”,“以心为本”,抒发性情,并留下书法理论《论草书》以及《今春帖》《留别王原叔古诗帖》《草书诗帖》等精美作品。其中为怀素《自叙帖》补书前6行,浑然一体几可乱真(见图),更为行家称道。欧阳修在《学书为乐》一文中载:“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又称“苏子美喜论用笔,而书字不迨其所论。岂其力不副其心邪,然万事以其心为本,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者。”可见苏舜钦的书法理论及其实践,还深刻影响了欧阳修,黄庭坚,苏轼,刘克庄,蔡襄等文艺大家。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苏舜钦在官场春风得意之时,犯了当时皇帝之大忌,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本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苏舜钦也可以认个错,让仁宗消消气。后来他没认错,朝廷也重新启用他。欧阳修梅尧臣等因此事受处罚,后来都官运文运亨通。告发者李定受到舅舅批评,也痛苦内疚,后来成就非常大。滕子京此后几次再受处罚,也没有心灰意冷,居然成为赈灾救急的救火队员。陆游在四川公款吃喝,也被撤职查办,痛改前非后多次升迁,干到80岁才退休。苏舜钦的才华比他们不低,但却因为性格倔强,拒不认错,极力抵触,反倒成为了悲剧人物。因人生的一道坎断送了自己的前途,家庭的幸福,美好的生命,实在不值。好在他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留下的《苏学士文集》和16卷《苏舜钦集》等著作,是宝贵的文化财富和精神榜样。南宋著名学者杨倓见到苏舜钦的诗文书法作品后感叹:“子美,天下士也。文章字画,百世不朽。”这既是古人也是今人对苏舜钦的准确定位。

作者:陈和平,绵阳民进会员,绵阳老年新闻文化协会副会长,手机13708110606.

 

 

1,51,51); FONT-STYLE: normal; LETTER-SPACING: 0pt;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0.0000pt; mso-shading: rgb(255,255,255)">

“进奏院狱”后,苏舜钦举家迁到苏州。有一天路过学宫,看见东面的高树和绿草郁郁葱葱,有高高的码头,宽阔的水面。沿着杂花修竹掩映的小径走去,又看见有六十寻方圆的荒地,三面临水,小桥南面更加宽阔,四周林木环绕。他问附近的老人,获知是吴越国王钱氏家族的亲戚孙承佑的废园。他非常喜欢这个地儿,用四万贯钱买下来,在北面修了个亭子,取名为“沧浪亭”。他常常乘着小船穿着便服到沧浪亭游玩,心情洒脱,忘记过去,或把酒赋诗,或仰天长啸。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与鱼同游,与鸟同乐,身体得到了休息,心灵得到了净化。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没有邪恶,人生的道理也就明白了。他反思自己以前在名利场,每天与细小的利害得失相计较,与自己现在这轻松浪漫的情趣比较,显得以前太庸俗了。他乘兴而作,写下了流传千古的散文名篇《沧浪亭记》。开篇就说:“予以罪废,无所归。扁舟吴中,始僦舍以处。时盛夏蒸燠,土居皆偏狭,不能出气,思得高爽虚辟之地,以舒所怀,不可得也。”说自己因罪遭贬,乘船南游,起初窝在小屋,时在盛夏,气都不能出,想到高旷清净之地舒展胸怀,却办不到。当修建沧浪亭并安居此地后,认识到:仕宦之途,名利之场,最容易使人陷入其中;自古以来许多有才有德之士,因为政治上的失意而忧闷致死,都是因为没有悟出主宰自己,超越自己的方法。“予既废而获斯境,安于冲旷,不与众驱,因之复能乎内外失得之原,沃然有得,笑闵万古。尚未能忘其所寓目,用是以为胜焉。”自己虽然被贬,却获得如此胜境,内心和形体得到安抚,已经超凡脱俗了。

可以看出,“进奏院狱”后,苏舜钦的诗文创作,描写现实的激情大减,几乎没有反映政治事件和社会问题的作品,隐居局限了视野,寄情山水的作品增加,反映了他寄情自然风景,逃避现实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一迳抱幽山,居然城市间。高轩面曲水,修竹慰愁颜。迹与豺狼远,心随鱼鸟闲。吾甘老此境,无暇事机关”,这首《沧浪亭》真实写出了他人生后期的思想境界,远离世态炎凉和官场黑暗的淡定以及蒙冤受壮志难酬的悲愤。

据绵阳学者刘文传《绵州盐泉苏氏研究概览》介绍,苏舜钦不但是北宋著名文学家和诗歌评论家,还是著名书法家,与其兄苏舜元称霸北宋书坛,时称“二苏”。刘克庄在《后村题跋》说:“二苏草圣,独步当朝,”苏舜钦“尤工行草,评书之流谓入妙品,当时残章片简传播天下。”文豪欧阳修喜欢苏舜钦的诗文,更爱其书法,称赞他的书法“乃柳公权之法也。亦尝较之斜正之间,便分工拙”,又说“自苏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大书法家黄庭坚称赞“子美于蜀绫纸上楷写字极端劲可爱,似古人笔劲。”苏舜钦提出“学书为人生一乐事”,“以心为本”,抒发性情,并留下书法理论《论草书》以及《今春帖》《留别王原叔古诗帖》《草书诗帖》等精美作品。其中为怀素《自叙帖》补书前6行,浑然一体几可乱真(见图),更为行家称道。欧阳修在《学书为乐》一文中载:“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又称“苏子美喜论用笔,而书字不迨其所论。岂其力不副其心邪,然万事以其心为本,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者。”可见苏舜钦的书法理论及其实践,还深刻影响了欧阳修,黄庭坚,苏轼,刘克庄,蔡襄等文艺大家。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苏舜钦在官场春风得意之时,犯了当时皇帝之大忌,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本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苏舜钦也可以认个错,让仁宗消消气。后来他没认错,朝廷也重新启用他。欧阳修梅尧臣等因此事受处罚,后来都官运文运亨通。告发者李定受到舅舅批评,也痛苦内疚,后来成就非常大。滕子京此后几次再受处罚,也没有心灰意冷,居然成为赈灾救急的救火队员。陆游在四川公款吃喝,也被撤职查办,痛改前非后多次升迁,干到80岁才退休。苏舜钦的才华比他们不低,但却因为性格倔强,拒不认错,极力抵触,反倒成为了悲剧人物。因人生的一道坎断送了自己的前途,家庭的幸福,美好的生命,实在不值。好在他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留下的《苏学士文集》和16卷《苏舜钦集》等著作,是宝贵的文化财富和精神榜样。南宋著名学者杨倓见到苏舜钦的诗文书法作品后感叹:“子美,天下士也。文章字画,百世不朽。”这既是古人也是今人对苏舜钦的准确定位。

作者:陈和平,绵阳民进会员,绵阳老年新闻文化协会副会长,手机13708110606.

 

 

·上一条:一条多情的河(组章)